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古玉

崇尚 收藏 鉴识 研究 高古玉器 《尚古玉堂》藏品展

 
 
 

日志

 
 
关于我

尚古玉堂主人 山东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 山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稽古探源】“玉玦”考——“玉玦”非“珥”亦非“韘”  

2009-07-20 14:20:49|  分类: 稽古探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玦”考——“玉玦”非“珥”亦非“韘”

                                                                          作者:尚古玉

前言:笔者多年间收藏了三十多件古玉玦,其年代自史前至战国末期,其材质和纹饰多种多样,其造型却是大同小异,即“如环有缺”。藏品图片详见本人“尚古玉”博客之《古玉玦》相册。笔者把玩之余,对古玉玦的产生及用途悉加探究,不料竟得出与传统说法相异之结论。于是,写成此文以就教于方家。

 

提要:玉玦最初用途并非珥、珰类耳饰,亦非环、瑗类珮饰,而是原始的射箭勾弦用具,但其造型和用法又不同于殷商出现的玉韘。

关键词:玉玦  玉珥  环珮  兽形玦  玉韘  扳指  射决  钩弋 

 

一  “玉玦”初非“珮饰”

玉玦,亘古而有之,据《竹书纪年》载:“帝舜有虞氏……九年,西王母来朝……献白环玉玦。”近百年来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发掘,发现了大量玉玦实物,印证了史书中的远古传说。

玉玦,产生于新石器时代早期,可谓中国考古发现最老的玉器,早在距今约8000多年的内蒙古兴隆洼文化中就有发现。此后,陆续不断发现“玉玦”的有:距今7000多年的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和甘肃秦安大地湾文化,距今6000多年的上海青浦马家浜文化和江苏吴县草鞋山文化,距今5000年前的内蒙红山文化、浙江良渚文化、安徽含山文化,距今4000多年的江苏南京阴阳营文化、四川巫山大溪文化、广东曲江石峡文化,距今3000多年台湾卑南文化、以及日本、俄罗斯和越南也都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玉玦”(见图1)。其后的夏、商、周、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中,也都有大量的“玉玦”出现。可以说,从时间上看,整个新石器时代“玉玦”层出不穷,一直延续到春秋战国;空间上,从辽河、黄河流域到长江、珠江流域整个亚洲乃至海外的东亚、南亚地区,都有“玉玦”的身影。所以说,“玉玦”堪称中国最古老的玉器,也是中国新石器时代典型玉器,因此,很多专家干脆命名早期玉器时代为“玦文化”。所以,弄清“玉玦”的用途和含义,意义重大。

“玦”字的含义,源于其原始用途,因而须先考其用途。关于“玉玦”的用途,说法不一,典型的观点大体如下:

一为“玉珥”说,这是最多也是目前最权威的说法。如中国玉器研究会会长杨伯达老先生将“玉玦”定名为“玦形珥饰”,【1】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玉器专家古方先生亦称“玉玦”为“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最早的耳环”,“玉玦应称玉珥”。

二为“玉目”说,这是最近某些考古学家根据发掘出的墓主人眼中所嵌的一只玉玦,而新提出的说法。兴隆洼文化遗址出土了一具8000前的女孩尸骨,有一块环状玉玦嵌入女孩的右眼眶内。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刘国祥研究员解释为“以玦示目”,是我国出土最早的“玉眼”。而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5000多年前的陶塑女神头像的双眼内也嵌入了圆形绿色玉片,他说应该是对此种用玉传统的直接承袭。【2】

三为“神器”说,此说根据红山文化典型器“玉猪龙”的形状“圆环有缺”类似“玉玦”,而另称“玦形龙”或“兽首玦”。因“兽形玦”出土时往往放在逝者的心胸处,其形象为似猪似熊又似龙的神兽,所以某些玉器专家称之为沟通人心与神灵的法器,即“玉神器”。【3】

四为“环珮”说,亦即“信物”说,这是较为传统的说法,即常将“玦”与“环”相提并论为君主佩带之信物,用其谐音:环-还、玦-绝,根据召还和诀绝的需要,赐予某位待命臣下,如《广韵》所言:“玦如环而有缺,逐臣待命于境,赐环则返,赐玦则绝,义取诀。”

五为“玉韘”说,即射箭时套在手指上用于勾弦的玉器,这是见于古代典籍较老的说法,经清代学者考证:“玦”即“韘”,发展为后称的“玉扳指”和“韘形佩”。

下面我们逐一分析以上说法的正确与否。

“耳环”说之所以成为目前公认的权威说法,是因为新石器时代的“玉玦”,很多发现于墓中逝者的头部旁边,且多成对出现,似乎除了当“耳环”,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应用说法,所以权威专家将“玉玦”定为“最早的耳环”。但此说的不足之处在于:“耳环”顾名思义为圆环状耳饰,则不应有缺口;古籍或说有其它形状的“玉瑱”、“玉珰”等“珥”类玉饰,却从没听说过“耳玦”。关于“珥”,《说文解字》:“珥,瑱也。”又说:“瑱,以玉充耳者。”可知“珥”、“瑱”均为填充耳朵之圆柱状“玉塞”,古为殓葬之冥器。当然,古人“视死如生”生前可能也戴“玉瑱”,大概为上细下粗的锥状体,类似现代的“耳坠”。还有腰鼓状或铃铛状的“玉珰”,也象“瑱”一样,均是用细线缀连耳垂下的“玉坠”。这些玉耳饰一般都有穿线的小孔,或者象玉环那样有一大孔,以便系绳悬挂。而古“玉玦”一般没有穿绳小孔,只有一条半径长的狭窄缺口,怎样来装饰耳朵呢?专家解释说:初民耳朵垂不用穿孔,直接将耳垂塞入玉玦的缺口中。这种说法带来三个疑惑:一是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很多玉雕像,其耳垂均有穿孔,以戴耳饰;二是出土的戴耳环的玉像,其耳环均为很细的玉环,极象后代的金属耳环,决不象“玦”;三是一般的玉玦直径为5公分左右,既厚且重,如何夹住耳垂?即使是勉强夹住,头稍晃动,便会脱落。一般常见的耳环较细较轻,细是为了耳垂可穿小孔,不大伤人;轻是为了既美观又不坠耳作痛,总之是“美而不伤”。所以,又粗又重的饼状“玉玦”并不适合当“耳饰”。另外,出土“玉玦”中,也发现既有“缺缝”也有小“穿孔”(见图2),这就更不好解释了,到底是用“缺缝”夹耳朵呢,还是用绳穿“孔”系到耳朵上呢?若做耳饰的话,用“缝”就不必用“孔”,用“孔”肯定就不再用“缝”,有一“孔”足矣,何必苦费大工再做“缺缝”?由此看来,这“缺缝”和“穿孔”皆有各自用途(详见后文),所以“玦”并非“珥”,至少不是专用作“耳饰”。

那么,“玉目”呢?考古发现确有一只“玉玦”镶嵌于死者右眼中,但却为孤证。因为多有出土的死者双眼镶嵌“玉珠”、“玉环”、“玉圆片”,这只能说明古人用晶莹剔透的玉器取代死者明目,正如用“玉瑱”以填耳、用“玉琀”以堵嘴一样,均为填补死者九窍的“玉塞”。取代明目的最好是圆体玉珠,其次为扁圆玉环或玉圆片,使用“玉玦”纯属偶然。所以,若解“玉玦”的唯一用途或主要用途为“玉目”,似欠恰当。

还有用为“神器”的“兽形玦”,也是一种误会。红山文化典型器“玉猪龙”,一般人说为“猪首龙身”,但也有专家因其形象似熊而改称“玉熊龙”。这些“蜷体龙”与其它神兽造型的玉雕像一样,大概不错为远古时期的图腾类玉神器。有的专家因其似猪似熊又似龙,不好明确为那一种动物,所以干脆笼统称为“兽形”,并根据其蜷体造型颇类“玦”而称之为“兽形玦”(见图3)。此说的不当之处,在于类比粗疏,似是而非。因为“玉玦”是“如环有缺不连”,而绝大部分“玉猪龙”却是“如环有缺相连”。仔细看去,“玉猪龙”外环虽有“V”型缺口,而圆心内环处往往连而不断,其缺口实为“猪龙张口”,绝非“玉玦”般“缺而不连”。所以,将“玉猪龙”称之为“兽形玦”,只是现代命名者的粗拙类比,或暗示其造型来源于更古的“玉玦”,但究其实质,“玉猪龙”却并非真正的“玉玦”。即便有少量“缺而不连”的“玉猪龙”,也属于后起之物,正如商周、战国时期的“龙形玉玦”,多饰有龙纹浮雕一样,只是“玉玦”后来的表面装饰,并非早期的“玉玦”本身。而原始“玉玦”,均为光素无纹的环片状或环柱体,并无神兽造型和纹饰。

再看“环珮”之说。将“玉玦”系绳佩带腰间,如同“玉环”、“玉瑗”、“系璧”一般,自春秋战国时期便有记载,说明当时确有此用途。《左传?闵公二年》:“佩之金玦”;《庄子》:“儒者授珮玦者,事至而断”;《礼记?內則》:“右佩玦”;《史记?项羽本纪》:“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

所以,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解释:“玦,玉佩也,从玉,夬声。”大概就是沿袭了春秋战国时期的用法及说法。

春秋战国以及汉晋古籍,提及“玉玦”,往往与“玉环”对比加以解释。《左传?闵公二年》:“公与石祁子玦”,晋杜预注:“玦如环而缺,不连”,“玦,示以当决断。”但这种类比只是看外观形状,而就用途而言,“环”与“玦”并非一类。也许到战国时把“玦”当成“玉珮”,并因其谐音而发挥应用。如《荀子·大略》曰:“召人以瑗,绝人以玦,反绝以环。”说的是古代君主用瑗、玦、环等玉器相赠表达交往之礼,同时又是一种凭证信物。赠人“玉瑗”,表示召为援手;赐人“玉玦”,表示断绝关系;赐人“玉环”,表明可以回还朝廷。可见,《荀子》借其谐音以寓意,以“瑗”寓“援”,以“玦”寓“绝”,以“环”寓“还”。但后人乃至今人因此而误会“环”、“玦”之类发明,为古代君王行使权力的“符节”类“信物”,却失之片面。因为出现“玦”的新石器时代为原始社会,不象后来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之等级森严,也没什么礼仪规矩,所以无须“符节”来作凭信。

考古发现表明:远古初民发明玉器,先是因其坚硬而用为工具,如玉斧、玉刀、玉铲、玉簇等;后又因其光润而用为审美和装饰,如玉珠、玉环、玉镯、玉瑗之类;再后,因其为当时世间最美好的宝物,用作献礼通神的瑞器,如玉璧、玉琮、玉圭、玉璋、玉琥、玉璜之类,至于用作“符节”类信物,则是周代礼制社会以后的事了。作为审美装饰用品时,“玉环”常与“玉瑗”、“玉璧”相提并论,如《尔雅·释器》曰:“肉倍好谓之璧,好倍肉谓之瑗,肉好若一谓之环。”“好”为中间穿孔,“肉”为周边器体,根据中央孔径与周边器体的大小,把这种片状圆形玉器分为三类:肉体为孔径两倍者,为“玉璧”;孔径为肉体两倍者,为“玉瑗”;肉体与孔径相等者,为“玉环”。这些玉璧、玉瑗、玉环以及玉珠,均为光润、圆满、完整、美好、贵重的宝玉,所以古人常将它们作为祥瑞、完美、宝贵的象征佩戴身上,出入于公众场合,以显示高雅尊贵的身份。《礼记》:“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国语》:“赵简子鸣玉以相。”《文心雕龙》:“天子垂珠以听,诸侯鸣玉以朝。”尊贵人物佩戴之玉,肯定为珠、璧、瑗、环之类。再看“玉玦”,晋杜预说:“玦如环而缺,不连”,《中华大辞典》也解释为:“璧有缺即为玦”,“玦”形状虽大体如“环璧”但却“有缺”,虽同为玉质,但有致命的“断缺”之憾,绝非圆满、完美的吉祥之物,而借谐音以用作“断绝”信物,也是取其恶意。如此“坏缺”、“断绝”之物,竟然与环、瑗、珠、璧等象征圆满、完美之物并列充当“君子佩玉”,简直匪夷所思!于是,不得不疑将“玦”解释为“环”、“瑗”类珮玉,即把它作为审美装饰品看待并佩戴,也非为正解。

排除了以上四种说法,还剩下一种“玉韘”说。何为“玉韘”?

韘,部首从“韋”,原始含义为:熟薄皮革。古人射箭时为防弓弦勒伤手指,而发明了套在手指上的勾弦用的“指套”。“指套”最初用兽皮做成,缠裹在手指上,即为“韘”;后又改用兽骨或玉石制作,如“玉韘”,套于手指使用。因传说“玦”也是一种勾弦用具,所以汉晋时人往往将“韘”视同为“玦”。

“韘”字,最早见于《诗经?卫风》:“芄兰之叶,童子佩韘;虽则佩韘,能不我甲。”《毛亨注》:“韘,玦也。能射御则佩韘。”《孔颖达疏》:“玦,钩弦也。挟矢时所以持弦饰也,着右手巨指引。”

汉刘向《说苑?修文》:“能射御者佩韘。”《集韵》:“韘或作弽”。《广韵》:“韘韝,射具”。《说文解字》:“韘,射决也。所以拘弦,以象骨,韦系,著右巨指。从韦枼声。《诗》曰:‘童子佩韘’。失涉切。弽,韘或从弓。”

远古时代为渔猎时代,先民的谋生手段就是射猎,所以男子自小便学习拉弓射箭,待到成年时“能射御则带韘”,表明男子成年的标志就是“童子佩韘”。可知“韘”本应作“弽”,“从弓”,与弓、箭一样,同为当时的射猎工具,为方便使用而随身佩带。所以,最初“佩韘”的意义在于实用,而非为审美装饰。而且,最早的“韘”多为兽皮、兽骨制成,并不用贵重的美玉,所以装饰意义不大。即便后来出现了玉制的“玉韘”,也是因为玉质坚固而耐用。男子“佩韘”的习惯,从古代一直延续到近代,贯穿于中国几千年的“冷兵器”时代。孔子时代的“六艺”之一就有“射”,是古代男子成年前的必修科目。特别是蒙元、辽金、满清统治中国时期,这些善于“骑射”的游牧民族,更是看重“射艺”,八旗子弟乃至清朝皇帝,人人佩戴“玉扳指”——玉韘。由此我们知道,古人“佩韘”源于实用,并非象佩戴环、瑗那样出于审美。《毛传》曰:“韘,玦也”,“玉韘”即“玉玦”,所以,“玉玦”,当然也不能等同于环、瑗类“珮玉”。

考证远古器物,当以早先记载为凭,因此,我们应该得出结论:“玉玦”如同“玉韘”,是古代的一种射箭用具,其原始用途为生产工具,既不是“耳环”、“玉目”、“环珮”类审美装饰用品,也不是变称所谓“兽形玦”类图腾神器;古人随身携带或佩带,完全出于射猎时随机应用方便;战国后逐渐变成一种珮玉,古人偶尔也借其谐音而用作表示“诀绝”的信物。

但,若完全确认以上结论,还必须解决一个关键问题:“玉玦”就是“玉韘”吗?

二 “玦”为“射具”而非“韘”

《说文解字》:“韘,射决也。所以拘弦”,意思说:韘,射箭的玦,用以勾弦。此说大概不错,并有出土的商代“玉韘”为证。

1976年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迄今所知最早的一件“玉韘”(见图4),此器为青绿色玉,有褐斑,高2.7~3.8厘米,径2.4厘米,厚0.4厘米,器体作圆筒形,下端齐平,上端斜口,可套入成人大拇指。正面以双钩阴线结合减地浮雕,饰兽纹。兽鼻两侧各有一圆孔。背面刻一凹槽。经试验,弓弦恰可纳入背面凹槽,两个圆穿可系绳缚于手腕,可证此“玉韘”确为勾弦用具。此器当为“玉韘”的早期形态。后来出土的春秋战国时期的“玉韘”,往往在筒壁外侧雕有凸出的弦勾(见图5),其用法可能稍有不同,经笔者试验,并不是套于拇指,而是套于食指上才能应用。再后来“玉韘”的实用性渐失,而装饰性渐增,“玉韘”渐变为两种“玉珮”:一类为光素无饰的“玉扳指”;另一类就是汉代出现的“韘形珮”(见图6),因其形状颇似鸡心,又被后人称之为“鸡心珮”。西汉早期“韘形珮”多为圆孔,两侧装饰镂空纹。西汉中期韘孔有的变成椭圆形,西汉后期呈瑗状,内饰镂空纹。东汉时“韘形珮”变为腰子形,魏晋南北朝尚偶可见,韘尖已抹圆,四周均饰镂空纹。唐宋后,也见仿古的“韘形鸡心珮”,但纯粹变为装饰用品,已丝毫看不出作为“射具”的原始用途了。

以上考察了“玉韘”的形态流变,早期的实用性“玉韘”,其外壁雕有挂弦的凹槽或凸勾;后期的装饰性“韘形珮”,或变为扁圆状的“环珮”,或变为筒形“扳指”。关于“韘形珮”和“玉扳指”由“玉韘”演变而来的结论,多出于清代和民国学者的考证。说“扳指”由“玉韘”变来,形状接近,基本可信。但李调元注《礼记·内则》说:“玦,半环也,即今之扳指”,即说“扳指”是由“玦”变来,则因变形过大,令人生疑。

一般常见的“玦”,或扁或圆,其最大特征就是“如环璧”而有“断缺”。而我们看自殷商至战国的所有“玉韘”,既不象“环璧”,也不见“断缺”,其形状与“玦”迥异。“韘”为圆筒状,可套入人的指头,且筒壁雕有凹槽或凸勾,以便勾弦;而“玦”常为圆片状,直径5公分左右,中央圆孔大小不一,小孔者根本套不入指头,而大孔者即便勉强套入指头,扁薄且横置的“玦”如何操作勾弦及放弦呢?因此不禁要问:“玦”能做射具吗?

但古籍中言之凿凿,皆称“玦”为射箭用具,并说与“决”、“抉”相通,如:

《周礼·夏官·司马》:“缮人掌王之用弓、弩、矢、箙、矰、弋、抉、拾。”郑玄注:“郑司农云:‘抉者,所以纵弦也。拾者,所以引弦也。’《诗》云:‘抉拾既次。’《诗》家说或谓抉谓引弦彄也,拾谓韝扞也。玄谓抉,挾矢時所以持弦饰也,著右手巨指。《士丧礼》曰:‘抉,用正王棘若檡棘。’则天子用象骨與?韝扞著左臂裏,以韋為之。”《白虎通·德论》:“君子能决断则佩玦。玦,环之不周也。又射者著于右手大指以钩弦者亦谓之玦。”。《说文解字》:“韘,射决也。所以拘弦,以象骨,韦系,著右巨指。”。《釋文》:“玦,本又作决。”

由上可知,“玦”同“决”,为射箭时的勾弦用具,而“玦”为名词,本源于动词“决”。所谓“射决也”,既可理解为“射箭之玦”,也可理解为箭矢“决出”,因为“决”为水旁,有河川“决开”、“决口”之义。如《尚书·益稷》:“予决九川,距四海。”《管子·君臣下篇》:“决之則行,塞之則止。”

古人张弓射箭时,一手持弓,一手用“玦”勾住弓弦,用力拉弦到极致,遂操纵“玉玦”,突然放弦,箭矢迅如河川决口,瞬间飞出,此即为“开弦”、“射决也”。这便是“玦”源于“决”之意。“决”又通“抉”,《说文解字》:“抉,挑也,从手,夬声。”笔者以为,作为动词的“抉”,可能更接近“射决”本义,因为古有“抉关”一词,是指“挑开门关(闩)”,而“抉”正为用手开“玦”射箭的动作。

古籍中常是“决”、“抉”不分,混同使用,如《诗经·小雅·南有嘉鱼》:“决拾既次,弓矢既调。”其中的“决拾”,大多《诗经》版本均作“抉拾”,而且其他古籍亦作如是说。《战国策·楚策》:“其君好发者,其臣抉拾。”意思是“国君喜好射箭,大臣们均效仿佩带射具”。同样意思的话,《国语》也有,《国语?吴语》:“一人善射,百夫抉拾。”另外,《周礼?夏官》:“缮人掌王之用弓弩、矢箙、矰弋、抉拾,掌诏王射,赞王弓矢之事。”郑司农注云:“抉者,所以纵弦也,拾者,所以引弦也。《诗》云:‘抉拾既次。’”

一般学者解“抉、拾”为古代射箭用具,说“抉”为“扳指”,以骨制成,戴右手指上,用以钩弦;“拾”为“拾零”,以革制成,戴于左臂,用以护臂。

我们再看以上的“玦”、“决”、“抉”三字,之所以相通,关键在于右边部分同为“夬”。可知“玦”、“决”、“抉”三字的字源为“夬”。《集韻》:“夬,古穴切,音玦。所以开弦者。通作叏。”

《说文解字》中有“夬”或“叏”的篆体字 (见图12),并说:“叏,分决也,从又,ヰ象决形。”徐锴注曰:“コ,物也。┃,所以决之。”古文“又”,实为“手”的象形,“叏”即为“手”持“ヰ”的象形。徐锴的注解:“コ,物也”没说何物,而“┃,所以決之”,也不大明确。现代很多专家将手持的“ヰ”解为长柄的斧钺类兵器,还有专家解为猎叉或长柄网类捕猎工具,其实都不准确,皆为望文生义的想象说法。

笔者以为:“┃”应为“弓弦”,“┃”放“コ”中,形成“ヰ”,正是用“コ”勾住“┃”。可见“コ”,就是“玦”,正如许慎所言“ヰ象决(玦)形”。我们看新石器时代的“玦”,有不少就是外形椭圆而中间有长方开口“コ”形的(见图7)。画“コ”形为方形,也可能是后代书写方块字的习惯使然,其实,现实中的“玦”,不一定为方形,可能多为圆形“С”。因为迄今出土的“玦”,大多数为圆形。当然,所有的“玦”,均有狭长缺口。这种“扁圆形半开狭长缺口”的特征,正是区别于圆筒状“韘”的最明显特点。然而,不能套于手指的“玦”,竟然与“韘”一样,同样作为“勾弦射具”,令人不解。那么,古籍所称“勾弦用具”的“玦”如何应用?这可以说是迷惑千古的一大悬案。

笔者经过多年研究和亲手试验,终于成功破解了这个千古之谜。

原来“玦”作为“勾弦射具”的用法,与“韘”完全不同。作为套于手指的“勾弦射具”——“韘”,是殷商以后出现的替代品。而史前更早的“勾弦射具”——“玦”,并不套在手指上,而是握于掌心中(见图8)。射箭时,左手持弓,右手握“玦”,将弓弦通过“缺缝”引入“玦”的中心圆孔,旋转“玦”的角度,使“缺缝”垂直于弓弦,以便勾住弓弦,然后拉满弓弦。放箭时,右手略微旋转“玦”的角度,使弓弦由“缺缝”迅速滑出,这便是“开弦”放箭。远古渔猎时代,生产与生活主要靠射猎,作为射猎必需用具的“玉玦”,游牧先民均须随身携带,所以有的“玉玦”还钻有“穿孔”,以穿绳系于手腕,既方便使用又免于失落。进入夏商阶级社会以后,不再经常射猎的贵族官员,便会将“玉玦”系于腰间,此后就逐渐演变为装饰性“如环珮玉”了。

史前的古人先发明和使用“玦”,到商代时又发明出更灵巧的“韘”。但有了“韘”并未废掉“玦”,因为商周乃至战国时仍有大量“玦”,只不过造型更规则,装饰更华丽而已,如出土的商代圆雕“龙形玦”(见图9)、西周(见图10)和春秋战国浮雕“龙纹玦”(见图11)。可见,“玦”与“韘”曾并行不悖而同时应用,也有可能因为弓弩种类不同,而分别应用。《周礼?夏官》所载:“司弓矢掌六弓四弩八矢之法”,其“六弓”大体分三类:“王弓、弧弓,以授射甲革椹质者;夹弓、庾弓,以授射豻侯鸟兽者;唐弓、大弓,以授学射者”。因各种弓大小不同,而使用的“射具”也有分工:“玦”可用全手握住,力度大,所以大弓宜用“玦”;而“韘”仅用一手指,力度小,所以小弓宜用“韘”,因此两种“射具”各有不同用途而并存。但同时,因二者皆为手持的“射具”,后代不明其形状和使用差别而往往两相混同,以致“玦”、“韘”不分而合二为一了。

但汉晋时,“玦”与“韘”还是不会相混的。因为那时“玦”另称“彄”或“玉钩”,而绝不称“韘”。如汉代蔡邕《黄钺铭》:“馬不帶鐝,弓不受彄”。再如前文所引汉人郑司农之言:“抉者,所以纵弦也,《诗》家说或谓抉谓引弦彄也。”我们看“引弦彄”的“彄”字,义旁从“弓”,形旁从“匚”或“С”,正是“勾弦”之“玦”。(明代宋应星《天工开物?佳兵》说:“桑弰则其末刻锲,以受弦彄……弓两弰系彄处”,误将“彄”解为弓杆两端栓系弓弦的东西。可见明代时已不明“引弦彄”本义了。)因“玉彄”能勾弦,且形似“C”形钩,汉人又称作“玉钩”。“玉彄”用以勾弦射箭,故又称“钩弋”;并因其握于手心中使用,由此也便明白《史记》、《汉书》所述汉武帝宠妃“钩弋夫人”又称“拳夫人”之来历,正是因为赵婕妤“拳心”中握有“玉钩”之缘故。

《史记·外戚世家》:“钩弋夫人,姓赵氏,河间人也。得幸武帝,生子一人,昭帝是也。”《汉书·外戚传》:“汉武帝姬‘钩弋’赵婕妤,两手皆拳,经武帝披之而始伸,因号‘拳夫人’。”

关于“钩弋夫人”,沈约《宋书》卷二十七《符瑞志》记载稍详:“赵婕妤,家在河间,生而两手皆拳,不可开。武帝巡狩过河间,望气者言,此有奇女,天子气。召而见之,武帝自披其手,即时伸,得一玉钩,由是见幸,号曰‘拳夫人’,进为婕妤,居钩弋宫,大有宠,十四月生男,是为昭帝,号曰‘钩弋子’。”

“拳夫人”手中“藏玉钩”而得幸皇帝,进而封为“钩弋夫人”的美谈,广为流传,以至于民间效仿而兴起了“藏钩”游戏,即拳中藏物令人猜测,可谓后世“猜拳”之滥觞。明代陆容的《菽园杂记》说:“今人以猜拳为藏阄,殷仲堪与桓玄共藏钩,顾恺之取钩,桓遂胜。或言钩弋夫人手拳曲,时人效之,因为此戏。”

南朝梁人宗懔《荆楚岁时记》说:“岁前,又为藏彄之戏。按:周处《风土记》曰:‘醇以告蜡,竭恭敬于明祀。乃有藏彄。腊日之后,叟妪各随其侪为藏彄,分二曹以校胜负。’辛氏《三秦记》以为钩弋夫人所起。周处、成公绥并作‘彄’字。《艺经》、庾阐则作‘钩’字,其事同也。俗云此戏令人生离,有禁忌之家则废而不修。”

《风土记》作者周处为西晋时人,距汉朝不远,其说“藏彄”,更接近古义,可知“钩弋夫人”拳中所握之“玉钩”,即为“钩弋”之“彄玦”。“玦”有“断缺”,可寓“离绝”之恶意,所以宗懔说“藏彄之戏……俗云此戏令人生离,有禁忌之家则废而不修”,亦可证“彄”确为“玦”也。

汉晋时人,观“彄玦”形制如“С”般“弯钩”状,故称之为“玉钩”,而决不会将“圆筒”状的“玉韘”称之为“玉钩”。所以,“彄玦”与“玉韘”因形状迥异而判然有别,彼时绝无混同之理。现代史家解释“钩弋夫人”拳中所握“玉钩”为“指环”,实在是“指鹿为马”矣。

综上所述,“玉玦”实为射箭勾弦之“彄玦”。“玦”与“韘”虽同为手持的“勾弦射具”,但产生年代早晚不同,制作材料原非一类;二者形状结构既相差异,使用方法又有区别,因此,上古的“玦”与“韘”固非一物,沿袭的“玉玦”与“玉韘”当然也不可混为一谈也。

 

注:【1】《中国玉文化玉学论丛》(三编)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9月

【2】《玉器起源探索》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2007年

【3】《中国玉文化玉学论丛》(四编)紫禁城出版社2007年6月

 

                                                                                               二00八年六月于济南“尚古玉堂”

   【藏玉鉴识】“玉玦”考——“玉玦”非“珥”亦非“韘” - 尚古玉 - 尚古玉 

 

 

  评论这张
 
阅读(7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