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古玉

崇尚 收藏 鉴识 研究 高古玉器 《尚古玉堂》藏品展

 
 
 

日志

 
 
关于我

尚古玉堂主人 山东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 山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稽古探源】 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名称辨正——金箔“太阳神鸟”应称“四时神鸟”  

2010-07-07 15:18:04|  分类: 稽古探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稽古探源】              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名称辨正

                                            ——金箔“太阳神鸟”应称“四时神鸟”

                                                                                                                                         ◎尚古玉

摘要: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取自四川金沙出土文物“金箔神鸟”,专家们认定金箔上神鸟绕飞的中心图案为太阳,而将金箔命名为“太阳神鸟”。笔者以为此名实为误称,“太阳神鸟”古称“日乌”,是用鸟形来象征和表现“太阳”,一般为一只鸟,而金箔图案同时出现四只鸟,与传统说法及表现方式不符。另外,金箔上四鸟绕飞的中心,并非“太阳”,因为“太阳”放射的光线为直线,而金箔中心表现的则是旋转曲线,应为象征循环运转的“天轮璇玑”,其十二旋齿代表天时十二月份,而飞绕覆盖十二个月的四只飞鸟,代表四季天时。所以,金箔刻画的四只飞鸟,正确的称谓应为“四时神鸟”。

关键词: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太阳神鸟;日乌;天轮;璇玑;四时

 

2005年8月16日,国家文物局发布公告,宣布将四川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金箔图案(见图1),作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据专家介绍:此金箔是古蜀先民3000年前创作的金箔图案,2001年年底出土于成都金沙遗址,是新世纪我国考古的一个重大发现。该金饰外廓呈圆形,图案分内外两层,都采用了镂空的表现形式。内层为12条弧形锯齿旋纹,按顺时针方向旋转,像一个喷射出12道火焰的大火球;外层由4只首尾相接的飞鸟构成,飞行方向与内层图案的旋转方向相反,颇具动感。图案内容为四只神鸟围绕太阳飞翔,专家们据此将其命名为“太阳神鸟”,并说“太阳神鸟”向着太阳飞奔,是辉映着华夏五千年历史文化的中国最古老的标志。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说:“该标志所表达的追求光明、团结奋进、和谐包容的精神寓意,彰显了中国政府和人民保护祖国文化遗产的强烈责任心和神圣使命感,体现了对古人的尊重、对历史真实的尊重、对文化遗产的尊重”,由此被中国国家文物局正式用作中国文化遗产标志。

笔者最近撰写的论文《玉璧考》,涉及到金沙遗址出土的金箔“神鸟”。《玉璧考》论证了“玉璧”的起源和形制皆为“象天”的“天轮”或“天璧”,其功用也是古人祭天的神器或礼器。[1] “玉璧”形制之一的“牙璧”,又称“玉璇玑”(见图2),因璧周外缘雕有旋牙,实为表现旋转运行的“天轮”,其外缘齿牙,或为四齿牙,或为十二齿牙(有的刻成三大齿上各附有三小齿,共十二齿牙),象征着四季和十二月份。看金沙遗址的金箔,四只“神鸟”绕飞的中心为“十二旋齿圆盘”,由此断定这“十二旋齿圆盘”实为“天轮璇玑”而非“太阳”,因此说,目前人们将金箔称为“太阳神鸟”,并不正确。其具体理由如下:

                                                 一、“太阳神鸟”为单只的“日乌”

“太阳神鸟”古称“日乌”,一般表现为一只鸟,不会出现四只鸟。

汉代马王堆帛画和很多的汉画像石中,通常是画作一个圆圈里站着一只乌鹊,圆圈表示太阳,太阳中的乌鹊,就是“日乌”(见图3)。也有将乌鹊画成三条腿的,可称“三足日乌”。而古代典籍和绘画中却没有“四鸟绕日飞行”的说法和造型。

可能有人会提出异议:《山海经》中还有“十日”、“十乌”说法呢,如《海外东经》说:“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大荒东经》也说:“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与此相印证的有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神树”,树枝上站有九只鸟,应该就是九只“日乌”。

笔者答曰:《山海经》说的不错,神树上蹲着的正是九只“日乌”,象征九个“太阳”正在歇息,而“一日方至”,才“一日方出”,其“值日在天”的,惟有一个“太阳”。即便是传说天上曾有“十日”,但经“羿射九日”,仅留“一日”,因此代表“天日”的“日乌”也仅有一只,断不会出现四鸟同飞的“四日乌”。况且,“日乌”本身就代表“太阳”(见图4),怎么会再“绕日飞行”呢?

                                                   二、四鸟绕飞的中心并非太阳

古代的岩画和石雕,“太阳”的光芒虽然经常被画作放射线状,但其放射光线一般画作直线(见图5)。因“太阳”在地上的人们看来,自身并不旋转,故其放射光线,并非螺旋纹状,因此,四只“神鸟”绕飞的“十二旋齿圆盘”肯定不是“太阳”。那“十二旋齿圆盘”应为何物呢?与“十二旋齿圆盘”类似的古物,惟有“玉璇玑”。“玉璇玑”来源甚古,史前遗址中便有出土,考其形制,往往与天文相关。中国最早的古籍《尚书·舜典》曾言:“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

关于“璇玑玉衡”的理解,古来有两种不同看法:

一为星象说。战国时的《星经》云:“璇玑者谓北极星也,玉衡者谓北斗九星也。”《史记·天官书》亦云:“北斗七星,所谓‘璇玑玉衡以齐七政’”。汉代纬书《春秋运斗枢》则把北斗七星的名称与“璇玑玉衡”联系起来:“北斗七星第一天枢,第二璇,第三玑,第四权,第五玉衡,第六开阳,第七摇光。一至四为魁,五至七为杓(柄),合为斗。居阴布阳,故称北斗。”西汉伏胜的《尚书大传》曰:“璇者,还也,玑者几也,微也,其变几微而行动者大,谓之璇玑,是故璇玑谓之北极。”西汉刘向《说苑》:“璇玑谓北辰,勺陈枢星也。”战国前的《周髀算经》:“北辰皆曰璇玑。”《楚辞?王逸<九思?怨上>》:“谣吟兮中壄,上察兮璇玑。”洪兴祖补注:“北斗魁四星为璇玑。”《晋书?天文志上》:“魁四星为璇玑,杓三星为玉衡。”

辨析上述说法,大体可认为:北斗七星中,组成斗勺勺头的方框状“魁四星”,可称“璇玑”;而组成勺柄的条状三星,可称“玉衡”。

二为天文仪器说。西汉孔安国认为“璇玑玉衡”是“正天之器,可运转”,肯定“璇玑玉衡”为仪器。东汉郑玄说:“运动为玑,持正为衡,以玉为之,视其行度。”也是视为仪器。东汉马融说:“上天之体不可得知,测天之事见于经者,惟玑衡一事。玑衡者,即今之浑仪也。”三国时王蕃说:“浑仪羲和氏旧器,历代相传谓之玑衡。”《隋书·天文志》引晋刘智的议论说:“颛顼造浑仪,黄帝为盖天,皆以天象盖也。”而北宋的苏颂认为“璇玑玉衡”是“浑天仪”中的“四游仪”。当代英国人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也认为“璇玑玉衡”就是天文仪器,他把璇玑看成是一个拱极星座样板的璧环形式,这种天文的璧环上有许多缺刻,缺刻是对准拱极星座,则真北极位于中央。

所谓天文仪器,即是观测天象的仪器,汉代张衡制作出金属材质的套环状“浑天仪”,用以观测天象。但远古时期尚未发明金属冶炼术,很多天文仪器都是玉石制品,如玉规、玉晷、玉璧、玉圭、玉斗、玉司南、玉石罗盘等。

我们从“璇玑”、“玉衡”的字源看,其原始意义都是指玉制的器具。“璇”,是圆形可以转动的玉盘,“玑”,是圆形的玉珠;“璇玑”统指可以旋转的圆形玉器,或为带有旋纹以示旋转的玉盘,以及带有旋齿的玉璧。所以,后来玉器界基本上公认带有旋齿的“牙璧”,应为“玉璇玑”。特别是四齿璇玑,如山西省芮城县清凉寺出土的庙底沟文化“玉璇玑”(见图6),看外缘似为方形,而“斗魁四星”正是方形,恰如《晋书?天文志》所言:“魁四星为璇玑”。

“玉衡”即是玉制的衡器,可以是丈量长度的“玉尺”,也可以是测定方向的“司南”。早期的“玉尺”即“玉圭”(见图7),呈长条尺状,树立地上可测光影,根据光影的正、斜,可知每天的时辰;而根据光影的长短,则可判断一年的季节。所以,用“玉圭”可以衡量天时,堪称“量天尺”,亦可称“玉衡”。

“玉司南”可谓测量方向的“玉衡”(见图8),其形制为圆形或方形的底盘的中心,放置可旋转的斗勺,斗勺实际为磁石条,由于地磁作用,斗勺自由旋转,勺柄所指即为南方。

若将“玉圭”竖立固定在一个圆形底盘的中心,便形成“日晷”,而“玉晷”又称“日规”亦可属“玉衡”之类。《说文》:“晷,日影也”。汉代张衡《西京赋》:“白日未及移其晷,己狝其什七八”。“晷”原义为日影,后利用圭条竖在圆盘的影子测定时间和季节,便形成了“日晷”的仪器(见图9)。再后来,“日晷”与“司南”结合,便成为“罗经”或“罗盘”。后期的“罗盘”比较复杂,中间是“指南针”,周围有好多层,如八方、八卦、十天干、十二宫、十二地支、二十四节气、二十八星宿、360经度等等(见图10)。虽然有众多层次,但基本上为天文、地理范畴。早期的“罗盘”比较简单,基本是天象图,如汉代的“式盘”(见图11),外廓为方形,每边刻写七个星宿名,四边共二十八星宿名;内层刻写十二时辰、十天干;再往里为几层圆圈或称“天盘”,分别刻写十二时辰和星宿名;中心圆圈刻画北斗七星,象征“天极”。“式盘”中心的“北斗七星”呈“斗勺”状,这大概为后代“罗盘”摆放“斗勺”之滥觞。由此可知,汉代“式盘”和后代“罗盘”均源于“圆天”之象,特别是中间的“北斗”,便是 “北天星垣”——“紫微垣”的中心,即“天极”。而“北斗勺”在“天极”旋转一圈即为一年,其“勺柄”便逐次指示一年的时节。

战国时书《鹖冠子?环流》:“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斗柄运于上,事立于下。斗柄指一方,四塞俱成。此道之用法也。故日月不足以言明,四时不足以言功,一为之法以成其业。” [2] [p.125]

由于“北斗七星”旋转,指示四时有序,“四塞俱成,运道用法,以成其业”,这大概为“璇玑玉衡以齐七政”的最佳解释。所以,象征“圆天”的“玉璧盘”和象征“北斗”的“玉斗勺”之组合,便可称“璇玑玉衡”了。而象征旋转指示四季及十二月份的“牙璧”,自然可称之“玉璇玑”了。这“玉璇玑”不管是三齿、四齿、六齿,还是十二齿,均是象征旋转运行的“天轮”,而金箔之造型,其“神鸟”绕飞的中心,就是十二旋齿的“天轮”,这十二旋齿即代表全年十二天时即十二月份。

                                                   三、金箔图案应称“四时神鸟”

金箔的造型图案,为四只神鸟围绕“十二旋齿天轮”飞翔,“十二旋齿”代表循环往复的十二天时即十二月份,而每只神鸟覆盖三个月份,实际上四只神鸟就代表着春、夏、秋、冬四季时节,因此,金箔可称“四时神鸟金璧”。

借用鸟类来代表时节,是中国古代的传统说法。这种知识至迟在商代末期已经形成,因为甲骨文中就有用来描绘春天南方中天初昏时天象的“星鸟”。这大概是古人春、夏、秋、冬四季星象的最早思想。而用“鸟兽”明确标明四季天时,最早的古籍《尚书》中已有记载。如《尚书·尧典》:“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寅宾出日,平秩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仲春。厥民析,鸟兽孳尾。申命羲叔,宅南交。平秩南为,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鸟兽希革。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饯纳日,平秩西成。宵中,星虚,以殷仲秋。厥民夷,鸟兽毛毨。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厥民隩,鸟兽鹬毛。帝曰:咨!汝羲暨和。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允厘百工,庶绩咸熙。”[3] [p.4]

从《尚书·尧典》中可以明确看到两点:一是尧帝时已有春、夏、秋、冬“四时成岁”之四季历法;二是四季的表现均以“鸟兽”的状态体现,如“仲春……鸟兽孳尾”,“仲夏……鸟兽希革”,“仲秋……鸟兽毛毨”,“仲冬……鸟兽鹬毛”。

稍后的《逸周书》、《吕氏春秋十二纪》、《礼记月令》等古籍也大同小异的大量记载了春、夏、秋、冬时节“鸟兽虫”类的物候行状。

如《逸周书?时训解》:“立春之日,东风解冻。又五日,蛰虫始振。又五日,是对上冰,风不街冻,号令不行。蛰虫不振,阴奸阳。鱼不上冰,甲胄私藏。惊蛰之日,獭祭鱼。又五日,鸿雁来。又五日,草木萌动。獭不祭鱼,国多盗贼;鸿雁不来,远人不服。草木不萌,动,果蔬不熟。雨水之日,桃始华。又五日,仓庚鸣。又五日,鹰化为鸠。桃不始华,是谓阳否。仓庚不鸣,臣不□主。鹰不化鸠,寇戎数起。春分之日,玄鸟至。又五日,雷乃发声。又五日,始电。玄鸟不至,妇人不娠;雷不发声,诸侯失民。不始电,君无威震。谷雨之日,桐始华,又五日,田鼠化为鴽。又五日,虹始见。桐不华,岁有大寒。田鼠不化,鴽,若国贪残。虹不见,妇人苞乱。清明之日,萍始生。又五日,鸣鸠拂其羽。又五日,戴胜降于桑。萍不生,阴气愤盈。鸣鸠不拂其羽,国不治;戴胜不降于桑,政教不中。

立夏之日,蝼蝈鸣。又五日,蚯蚓出。又五日,王瓜生。蝼蝈不鸣,水潦淫漫;蚯蚓不出,嬖夺后;王瓜不生,困于百姓。小满之日,苦菜秀。又五日,靡草死。又五日,小暑至。苦菜不秀,贤人潜伏。靡草不死,国纵盗贼。小暑不至,是谓阴慝。芒种之日,螳螂生。又五日,臭始鸣。又五日,反舌无声。螳螂不生,是谓阴息。臭 不始鸣,令奸壅偪。反舌有声,佞人在侧。夏至之日,鹿角解。又五日,蜩始鸣。又五日,半夏生。鹿角不解,兵革不息。蜩不鸣,贵臣放逸。半夏不生,民多厉疾。小暑之日,温风至。又五日,蟋蟀居辟。又五日,鹰乃学习。温风不至,国无宽教。蟋蟀不居辟,急迫之暴。鹰不学习,不备戎盗。大暑之日,腐草化为萤。又五日,土润溽暑。又五日,大雨时行。腐草不化为萤,谷实鲜落。土润不溽暑,物不应罚。大雨不时行,国无恩泽。

立秋之日,凉风至。又五日,白露降。又五日,寒蝉鸣。凉风不至,国无严政。白露不降,民多邪病。寒蝉不鸣,人皆力争。处暑之日,鹰乃祭鸟。又刷日,天地始肃。又五日,禾乃登。鹰不祭鸟,师旅无功。天地不肃,君臣乃□。农不登谷,暖气为灾。白露之日,鸿雁来。又五日,玄鸟归。又五日,群鸟养羞。鸿雁不来,远人背畔。玄鸟不归,室家离散。群鸟不养羞,下臣骄慢。秋分之日,雷始收声。又五日,蛰虫培户。又五日,水始涸。雷不始收声,诸侯淫佚。蛰虫不培户,民靡有赖。水不始涸,甲虫为害。寒露之日,鸿雁来宾。又五日,爵入大水,化为蛤。又五日,菊有黄华。鸿雁不来,小民不服。爵不入大水,失时之极。较重无黄华,土不稼穑。霜降之日,豺乃祭兽。又五日,草木黄落。又五日,蛰虫咸俯。豺不祭兽,爪牙不良。草木不黄落,是为愆阳。蛰虫不咸附,民多流亡。

立冬之日,水始冰。又五日,地始冻。又五日,雉入大水为蜃。水不冰,是谓阴负地。不始冻,咎征之咎。雉不入大水,国多淫妇。小雪之日,虹藏不见。又五日,天气上腾。地气下降。又五日,闭塞而成冬。虹不藏,妇不专一。天气不上腾,地气不下降,君臣相嫉。不闭塞而成冬,母后淫佚。大雪之日,鴠鸟不鸣。又五日,虎始交。又五日,荔挺生。鴠鸟犹鸣,国有讹言。虎不始交,将帅不和。理睬挺不生,卿士专权。冬至之日,蚯蚓结。又五日,麋角解。又五日,水泉动。蚯蚓不结,君政不行。麋角不解,兵甲不藏。水泉不动,阴不承阳。小寒之日,雁北向。又五日,鹊始巢。又五日,雉始鸲。雁不北向,民不怀主。鹊不始巢,国不宁。雉不始雊,国大水。大寒之日,鸡始乳。又五日,鸷鸟厉疾。又五日,泽腹坚。鸡不始乳,淫女乱男。鸷鸟不厉,国不除兵。水泽不腹,坚言乃不从。”[4] [p.55]

通过观察四时鸟兽的生态表现,以定四季节气,于是,古时或可用“四鸟”来借代“四季”。由此,我们也就理解了战国前古籍《山海经》中大量的帝王及其后裔国民“使四鸟”的记载。

如《大荒东经》:“帝俊生中容,中容人食兽,木实,使四鸟。”“帝俊生黑齿,姜姓,黍食,使四鸟。”“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帝俊生晏龙,晏龙生司幽,……食黍,食兽,是使四鸟”。“有妫国,黍食,使四鸟。”《大荒南经》:“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黍食,使四鸟”。“海中有张弘之国,食鱼,使四鸟。”《大荒北经》:“有叔歜国,颛顼之子,黍食,使四鸟。”“有毛民之国,依姓,食黍,使四鸟。”等等[5] [p.344]。

对于“使四鸟”的解释,大多人解为驱使四种鸟兽,但驱使鸟兽干什么呢?却无人作出明确解释。笔者以为,古王和先民是通过鸟兽来识别时节和应用历法。鸟类代表“候鸟”,“候鸟”的来、去,象征春来、秋去;“虫兽”的出、没,表明虫类动物的春后“惊蛰”与秋后“蛰伏”(冬眠)。所以古代象征天象的玉器上,常雕刻鸟兽形象,用“四鸟”、“四蝉”、“四兽”或“四神”来表现四季天时(见图12、图13)。

关于“四鸟”的具体分工,稍晚的《左传》讲的比较清楚。《左传?昭公十七年》记郯子曰:“我高祖少皡,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6] [p.84]

由此言可知史前五帝时代的少皡帝时,其少皡氏部落的图腾即为“鸟图腾”,并用鸟类来纪分年历时节,“凤鸟”担任“历正”即“历法总管”,其它四鸟:青鸟、丹鸟、玄鸟、伯赵,则分管“司启”、“司闭”、“司分”、“司至”。若再细分,其中“玄鸟”分管春分、秋分,“伯赵”分管夏至、冬至。所以,若总说“天时四鸟”,即“青鸟”、“丹鸟”、“玄鸟”、“伯赵”四鸟,若细说“四季神鸟”,则为分管春、夏、秋、冬四季的两“玄鸟”和两“伯赵鸟”。

因此,金箔“四鸟”,若表现“四时神鸟”,就应该是“青鸟”、“丹鸟”、“玄鸟”和“伯赵”;若表现“四季神鸟”,可能为“司分”(春分、秋分)的“玄鸟”和“司至”(夏至、冬至)的“伯赵”二鸟的四季化身。

 

                                                                   四、结语

综上所述,作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的金箔图案,被称为“太阳神鸟”,实为误称。“太阳神鸟”即“日乌”,是用鸟类或鸟形象征和表现“太阳”,一般为一只鸟。而金箔图案同时出现四只鸟,与传统说法及表现方式不符。另外,金箔上四鸟绕飞的中心,并非“太阳”,因为“太阳”放射的光线为直线,而金箔中心表现的则是旋转曲线,应为象征循环运转的“天轮璇玑”,其十二旋齿代表天时十二月份,而飞绕覆盖十二月份的四只飞鸟,代表四季天时。所以,金箔刻画的四只飞鸟,正确的称谓应为“四时神鸟”,而此金箔可称“四时神鸟金璧”。

 

参考文献:

[1]常光明.玉璧考[J].山东英才学院学报,2010,6(1):47-52.

[2]冯时.中国天文考古学[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

[3]尚书[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

[4]逸周书[M].济南:齐鲁书社,2010.

[5]袁珂.山海经校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6]陆思贤.神话考古[M].北京:文物出版社,1995.

 

                                                                                       2010年7月7日于济南“尚古玉堂”

 

附图:(若不显示,请看《论文附图》相册)

【稽古探源】 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名称辨正——金箔“太阳神鸟”应称“四时神鸟” - 尚古玉 - 尚古玉

 

  评论这张
 
阅读(72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