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古玉

崇尚 收藏 鉴识 研究 高古玉器 《尚古玉堂》藏品展

 
 
 

日志

 
 
关于我

尚古玉堂主人 山东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 山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稽古探源】“玉戉”与“铜钺”起源考(四)  

2011-01-24 11:47:29|  分类: 稽古探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稽古探源】     “玉戉”与“铜钺”起源考(四)

                                                      ◎尚古玉

                                                     四、“天神”与“星辰”

古代的原始宗教一般起源于星辰崇拜,“天神”便来自天上的“天极”之处。中国地处北半球,夜间看到的星空为北天星域,其“天极”就是“北天极”。每年“冬至”之日子时,“天子”(天之子)率臣在郊外象征“圆天”的祭坛“圜丘”之上,举行隆重的祭天仪式,迎接“天神下降”,以便行礼。而这“天神”或“天皇上帝”所居之处,正是夜半子时所见“天中”“北极”的星座“北辰”或“北极星”。

《尚书?帝命验》:“帝者承天立府,以尊天重象”。

《春秋?命历序》:“天体始于北极之野,地形起于昆仑之墟。”

《尔雅?释天》:“北极谓之北辰。”郭璞注:“北极,天之中”。

《礼记?祭法》郑玄注:“礼天以冬至,谓天皇大帝,在北极者也。”宋均注:“北极为天之枢,昆仑为地之柄。”

《周礼?春官》:“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之,若乐六变,则天神皆降,可得而礼矣。”

以上引文,皆言“北极”为天体运转中心,是古人很早就认识的北方中天极点,实际上就是地球自转轴心北端的指向。然而,在日、月的引力作用下,地球自转轴心的指向并不固定,呈现为地球自转轴心围绕黄道轴心作顺时针旋转运动,大约26000年旋转一周(见图5)。

【稽古探源】     “玉戉”与“铜钺”起源考(四) - 尚古玉 - 尚古玉【稽古探源】     “玉戉”与“铜钺”起源考(四) - 尚古玉 - 尚古玉

             图5  北极变化图                          图6  现代北极星图

 

所以,作为标志“天极”位置的“北极星”,也在不断变易更替。关于“天极”旋转移动的观点,大概到东晋时的虞喜才有所认识,至唐代的星图才明确画出,而此前的古人却一直认为“天极不移”,如《吕氏春秋?有始》:“极星与天俱游而天极不移”。再如《论语?为政》:“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何晏《集解》引包咸曰:“德者无为,犹北辰之不移而众星拱之。”但毕竟天旋地转、斗转星移,“北天极”在难以察觉地缓慢移动,所以,历代古人关于“天极”所在的标志星宿,不免出现各种不同说法。

现在的“北极星”是西名小熊星座的尾星,在中国古星图中称“勾陈一”星(见图6)。而一千五百多年前的晋代时,“北极星”大概是指“天枢”星,“天枢”的意思就是“天极枢纽”,如《晋书?天文志》:“中宫北极五星,勾陈六星,皆在紫宫中。北故北辰,最尊贵者,其纽星,天之枢也。天运无穷,三光迭跃,而极星不移,故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看宋代的石刻天文星图(见图7)和略早一些的武汉长春观紫微垣古星图(见图8),都有标称“北极天枢”的星辰,指明“天极”之所在。这种画法应古有所承,否则两图不会如此一致。但连着“天枢”的“帝”或“大帝”星,可能也曾经担任过“天极星”,否则怎么能称“帝”?再看更早一些的唐代敦煌经卷星图,就是将“帝星”和“天枢”连线画出,而统称“北极”(见图9)。

【稽古探源】     “玉戉”与“铜钺”起源考(四) - 尚古玉 - 尚古玉

                     图7  宋代石刻星图 

 

 【稽古探源】     “玉戉”与“铜钺”起源考(四) - 尚古玉 - 尚古玉

      图8长春观古星图                           图9唐代敦煌经卷星图

 

而两千多年前的汉代时,“北极星”则常指“太一”星或“天一”星。“太一”与“天一”为紧挨着的两颗星,汉代著作往往称两星为“天极”。如司马迁《史记?天官书》:“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史记?封禅书》:“天神贵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张守节《正义》:“太一,天帝之别名也。刘伯庄云:‘太一,天神之最尊贵者也。’……天一一星,疆阊阖外,天帝之神。……太一一星次天一南,亦天帝之神。”司马贞《索隐》引《乐汁徵图》:“天宫,紫薇。北极,天一,太一。”并引宋均云:“天一,太一,北极神之别名。”

在两千五百至三千多年前时,“天极”可能在左上方“天皇大帝”星。《礼记?祭法》郑玄注:“礼天以冬至,谓天皇大帝,在北极者也。”司马贞《史记索隐》引石氏云:“天一,太一,各一星,在紫宫门外,立承事天皇大帝。”石氏,即战国时星象家石申,可见战国时看“天一”、“太一”并非“天极”,只是“在紫宫门外立承事”的仆从,真正的“天极”应为“天皇大帝”。看唐代敦煌星图的中心,有一个四星连线方框形的星座,赫然名曰“天皇”;再看长春观星图和宋石刻星图,却将此四星与下方二星相连,组成“勾子”形状,总称“勾陈”,其“勾头”四星内中心,有一小星,名曰“天皇”和“天皇大帝”,可见从唐至宋的星图基本一致,这“勾头”四方形星座可称“天皇”,其内心之星便可称“天皇大帝”。唐代以前的星图迄今尚未发现,但唐代的星图肯定有所师承,由此推断,唐宋星图中的“天皇大帝”星,大概就是战国天文学家石申说的“天皇大帝”,亦即汉代郑玄解说的“天皇大帝”。既然有此赫赫大名,“天皇”或“天皇大帝”在周代甚至商代可能就曾担任过“天极星”。进而推断,商人迷信的“天神”大概就源于这颗当时位于“天极”的“天皇大帝”星。“天皇大帝”和周围的群星相比,个头并不算大,亮度也不高,为何得名“天皇大帝”呢?究其原因,只能说所处的位置重要,恰是当时“北天极”的所在。围绕“天皇大帝”有四颗既大又亮的星,组成“方斗”形,恰如《淮南子?天文训》所言:“帝张四维,运之于斗。”虽然不见更古星图,但文字记载则有其形影。在《史记?天官书》和《汉书?天文志》古籍中,这“四星方斗”均作:“句四星”。唐《开元占经》索引战国时的星占书中,也常作“勾陈四星”。如《荆州占》曰:“钩陈四守,太一之所妃也”;《黄帝占》曰:“钩陈四守,星盛,人君吉昌。”《石氏占》曰:“北极五星最为尊,钩陈大星配辅臣。”这里所谓的“北极五星”,应是“勾陈四星”加上所“辅佐”的中心的“天皇大帝”一星。可见战国之前,“勾陈”作为“天极星”,是非常受人重视的。“四星方斗”在后来所画的星图中,与另外的两颗星连为一体,形成了弯曲“勾”状,于是东汉的一些书中就有了“钩陈六星”之说,正史中自《晋书?天文志》也始称“钩陈六星”了。不管是“句四星”还是“勾陈六星”,因其位置在上古时居于天极中心,所以自古以来就极具重要地位,其重要性,在中国古代宗教中也看的出来。如:《晋书?天文志》曰:“勾陈六星,皆在紫宫中。……勾陈口中一星,曰天皇大帝,其神曰耀魄宝,主御群灵,执万神图。”《上精灵宝大法》卷四云:“天皇大帝乃北极帝座之左,有星四座,其形联缀微曲如勾,是名勾陈,其下一大星正居其中,是为天皇大帝也。其总万星,位同北极却为枢纽,而天皇亦随天而精,上应始炁。三炁之下,万天之上,三界之中莫等于此三帝矣(指昊天、北极、天皇三帝)。”《春秋合诚图》云:“天皇大帝冠五彩,衣青衣,黑下裳,抱日月。日在上,月在下,黄色正方居日间,名曰五光。”

原始宗教本来源于星辰崇拜,从上述中国道教中关于“天皇大帝”与“北极天皇”的描绘,亦可见均是源于古代对天极星辰“勾陈”的崇拜。 

(全文七章,未完待续)                            

                                      2011年1月于济南“尚古玉堂”

  评论这张
 
阅读(8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