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古玉

崇尚 收藏 鉴识 研究 高古玉器 《尚古玉堂》藏品展

 
 
 

日志

 
 
关于我

尚古玉堂主人 山东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 山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尚古玉堂】 藏品展(八十四)龙年观龙之七 《玉神龙》  

2012-10-17 13:44:45|  分类: 尚古玉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古玉堂】            玉神龙              尚古玉

作为“龙年观龙”系列之七,今日新建《玉神龙》相册,上传“玉神龙”藏品图片114张,其中包括“人首龙身”、“龙首人身”、“人龙共体”、“人龙连体”等造型,皆为“半人半龙”、“人龙结合”的“神龙图腾”。

中国的新石器时代实为玉器时代,近万年以来,玉文化贯穿中华文明史。玉文化中的典型器莫过于“玉龙”,因为在中国传统文化里,“玉”与“龙”皆为神物。

在古代先民心目中,世间最宝贵的天生物质是为“玉”,珍稀罕见、晶莹亮丽、温润可塑、永恒不朽,而被先民选为交通上帝神灵的“通灵宝玉”。于是,用“宝玉”雕塑各类器物,献祀上帝诸神以及祖先在天之灵。

世间各类生物中,动物最有灵性与人呼应,似与人类祖先存有血缘关系,所以原始部落往往选用某一种动物尊为“神物”并祭祀礼拜。此类“神物”用美洲印第安人方言说,就是“图腾”(Totem)。“图腾”的本意为“族亲”,即与族人有血缘关系的祖先远亲。图腾实体大都为动物和植物类有生命的物体,而动物类占绝大多数。族人崇祀某种动物为先祖图腾,久而久之,某类动物图腾便成为某个氏族的象征,并成为凝聚部落民心的氏族标志。世界上众多的种族和氏族,创作出千姿百态的动物图腾,中国古代也不例外,只是不叫“图腾”,而称“神物”或“刍灵”。原始小型氏族部落,往往以某种原生态的动物为图腾,从古籍记载中,隐约看出当时某些部落使用图腾的情况。

《山海经?大荒东经》:“有蒍国,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帝俊生中容,中容人食兽、木实,使四鸟:虎、豹、熊、罴”;“帝俊生晏龙,晏龙生司幽,司幽生思土,……食黍,食兽,是使四鸟”;“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帝俊生黑齿,姜姓,黍食,使四鸟”。 有招摇山,融水出焉。有国曰玄股,黍食,使四鸟”。《大荒南经》:“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黍食,使四鸟”。海中有张宏之国,食鱼,使四鸟”。《大荒西经》:“西北海之外,赤水之西,有先民之国,食谷,使四鸟”。《大荒北经》:“有叔歜国,颛頊之子,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北齐之国,姜姓,使虎、豹、熊、罴。”“有毛民之国,依姓,食黍,使四鸟”。

郝懿行注:“经言皆兽,而云使四鸟者,鸟兽通名耳。使者,谓能驯扰役使之也。”所谓“使四鸟”,传统说法是“能驯服役使四兽”,但这些大型凶猛野兽,能被人类驯服而驱使,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其实“使四鸟”,应该理解为使用“虎、豹、熊、罴”四种动物作图腾。于此可知,凡是帝俊氏族的世系部落,大都使用虎、豹、熊、罴作图腾标志。原始部落族众为便于形象识别和尊崇,多选用“宝玉”雕成“玉图腾”,用于顶礼膜拜。因此,古来便遗存大量的“玉图腾”如玉牛、玉羊、玉猪、玉龟、玉鸟、玉蝉、玉虫等等,但造型基本为具象的原生态动物。

到了“三皇五帝”时期,众多原始小部落逐渐被某个大部落兼并,形成部落联盟或邦国。大部落兼并众小部落的过程是漫长而艰难的,其中有和亲联姻,也有武力征伐,历史上有名的“炎黄大战”,就是大部落之间的兼并大战,从中也可约略看出图腾的变迁。

《列子?黄帝》:“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帅熊、罴、狼、豹、貙、虎为前驱,鵰、鶡、鹰、鸢为旗帜。”

黄帝统一北方众多部落建立起黄帝联盟,黄帝统帅的队伍,并非象神话传说的真实野兽和猛禽,而是打着各类禽兽图腾标志旗帜的各部落联军。看排在第一军位置的“熊”军,就是黄帝本部嫡系部队。因为黄帝原始部落的图腾即为“熊”。《史记?五帝本纪》:“黄帝为有熊”,《史记正义》:“黄帝有熊国君,号曰有熊氏。”《大戴礼》:“黄帝,少典之子,居有熊,曰轩辕。”“熊”即为黄帝原属部落“有熊国”的图腾。看“熊、罴、狼、豹、貙、虎、鵰、鶡、鹰、鸢”并列,可知此时黄帝还未完成统一大业,联盟初期各部落联军还相对独立,所以还保留了各小部落的原生动物图腾标志。其后,黄帝为凝聚各小部落民心,并未全面废除各个原生动物图腾,而是在肯定各小部落动物图腾的基础上,抽取各种动物的典型特征,集成创造出新的大图腾。于是,集合各类走兽飞禽的典型特征的“龙”便应运而生。“龙”源于又高于各类原生动物,实际为超越氏族血缘关系的大部落联盟的文化标志,成为黄帝大联盟的“皇图腾”。

在后来与蚩尤大战时,黄帝统一大部落的图腾旗号已露端倪。炎帝后期,有豪强部落首领蚩尤,率领部族兄弟及“风伯雨师”兴兵作乱,觊觎帝位,炎帝无奈而请黄帝协助,黄帝乃祭起“皇龙图腾”,调兵遣将,以“应龙”为主、“女魃”为辅,剿灭了蚩尤。

《山海经·大荒北经》:“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

《逸周书·尝麦解》:“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

《史记·五帝本纪》:“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候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於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

“应龙”据说为长着翅膀的“飞龙”,实际为黄帝联盟的新标志“龙图腾”。黄帝能“征师诸侯”,很可能依靠“龙图腾”的凝聚力,因为传说中的“皇帝图腾”都是“龙蛇”类型,而“飞龙”则为神通广大的“天神”,对于广大信众具有超强威慑力和凝聚力。笔者在《三皇五帝图腾形象初探》文中,曾详细论说过“三皇五帝”的图腾形象。中华民族最早的人文始祖皇帝伏羲、女娲的图腾形象,通常塑造为“人首蛇身”或“人首龙身”,因为“龙蛇同源”,所以说伏羲、女娲皆为“龙族”之“祖龙”。不管是“人首蛇身”,还是“人首龙身”,都是将人类祖先神化为“半人半龙”或“人龙结合”的神像,即中华民族远古时期崇祀的先祖图腾。最早古籍《山海经》所记载的神像,大都是“人龙(蛇)结合”形象,如“龙身人面”、“人身龙首”、“人首龙身”、“人首蛇身”等。

《山海经?中山经》:“自首山至于丙山,凡九山,二百六十七里,其神状皆龙身人面。”

《山海经?南山经》:“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一十四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神状皆龙身而人面。”

《山海经?东山经》:“自樕螙之山以至于竹山,凡十二山,三千六百里,其神状皆人身龙首。”

《山海经?北山经》:“自单狐山至于隄山,凡二十五山,五千四百九十里,其神皆人面蛇身。”“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题之山,凡十七山,五千六百九十里,其神皆蛇身人面。”

《山海经?西山经》:“钟山,其子曰鼓,其状如人面而龙身。”

《山海经?海内经》:“有神也,人首蛇身。”“有神焉,人首蛇身,长如辕,左右有首,衣紫衣,冠旃冠,名曰延维,人主得而享食之,伯天下。”

《山海经?海内西经》:“窫窳者,蛇身人面,贰负之臣所杀也。”

《山海经?海内北经》:“贰负神在其东,为物人面蛇身。”

《山海经?大荒北经》:“共工之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

《山海经?大荒东经》:“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郭璞注:“雷兽,即雷神也,人面龙身,鼓其腹者。”

《山海经?大荒北经》:“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怒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

《山海经?海外北经》:“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晵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 郭璞注:“烛龙也,是烛九阴,因名云。……《淮南子》曰:龙身一足。”

《广博物志》卷九引三国吴徐整著《五运历年记》:“盘古之君,龙首蛇身,嘘为风雨,吹为雷电,开目为昼,闭目为月。”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最早开天辟地的盘古神君,其形即为“龙首蛇身”。看《山海经》所载的“三皇五帝”时期海内外的东、西、南、北、中各地所崇拜的神,其形状皆为“人面龙身”或“龙首人身”。由此可说,华夏民族都是“龙族”或“龙的传人”。“伏羲”、“女娲”为华夏民族男女始祖,同为“龙身”,可谓“双龙”。其后的神农炎帝、轩辕黄帝、颛顼、帝喾、帝禹等,也都为“龙族”之后裔。

《帝王世纪》:“神农氏母曰任姒,有蟜氏之女,名女登,为少典妃,游于华阳,有神龙首感女登于常羊,生炎帝。”《潜夫论?五德志》:“有神龙首出常羊,感任姒,生炎帝魁隗,身号炎帝,世号神农,代伏羲氏。”

《山海经?海外西经》:“轩辕之国在此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在女子国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淮南子?天文训》:“其帝黄帝……其兽黄龙。”《史记?天官书》:“轩辕,黄龙体。”

《山海经?海外南经》:“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海外西经》:“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两龙。”《海外东经》:“东方勾芒,鸟身人面,乘两龙。”

《吕氏春秋》:“其帝太皞,其神句芒。”“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帝黄帝,其神后土。”“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帝颛頊,其神玄冥。”《大戴礼?五帝德》:“颛頊乘龙而至四海”,“帝喾春夏乘龙”。

《山海经?海内经》:“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腹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郭璞注引《开筮》云:“鲧死三岁不腐,剖之以吴刀,化为黄龙。”《大荒西经》:“有人珥两青蛇,乘两龙,名曰夏后开(启)。”禹父“鲧”为黄龙,剖腹生出的大禹,当为“龙子”,禹之子夏后启则为“龙孙”,自然也“乘两龙”。

看上述文献,伏羲、女娲为“神龙”,炎、黄二帝乃其母“感神龙”而生,所谓“真龙天子”。宋代刘恕在《通鉴外纪》中说太昊(皞)部落的官号有飞龙、濳龙、居龙、降龙、土龙、水龙、青龙、赤龙、白龙、黑龙、黄龙等,这些不同的“龙官名”,其实为“皇龙族”内部分支的各部落的图腾名号。其后的少皞(昊)、颛顼、帝喾、夏后启均“乘两龙”,可见“三皇五帝”皆为“龙族”,而华夏民族均为伏羲、女娲“两龙”的传人。

我们看《山海经》中的插图,五方之神均脚踏“两龙”。但今《山海经》为明代刻本,图中的龙,均为鹿角鳞身、张牙舞爪的明式龙,而古本《山海经》的龙并非此种形象。据说,晋代郭璞注《山海经》时,还见过古本《山海经》的图画,并著有《山海经图赞》。遗憾的是,古图本的《山海经》早已失传,今本《山海经》中的图画为明代画家所补画。可以肯定,古本《山海经》的龙,绝非明代的龙,因为汉代的龙曾画为“马首蛇身”(王充《论衡?龙虚》)。《山海经》记叙的“五帝”时代,相当于红山文化时期,那时的龙,应为“玉勾龙”形象:龙身细长,无角无爪,正如《山海经》常言之“蛇身”。龙蛇同源,说“蛇身”皆可理解为“龙身”。

高古玉雕中常见“人首蛇身”或“人面龙身”的造型,如笔者所藏几件“人首龙身”古玉雕,完全可理解为“伏羲”“女娲”神像。还有“人面蛇身,尾交首上”造型的,类似《山海经》所说的“轩辕”黄帝神像。另外一种“龙身人首”的造型为龙身腹部探出人头,可以理解为“鲧腹生禹”。

笔者藏品还有一些“龙首人身”造型的古玉雕,亦可视之为“玉神龙”,其身体虽为“人身”,但“龙首”则标明先祖皇帝的“神龙”血统,同为“半人半龙”式“皇龙图腾”。此外,“玉神龙”系列还可包括“人龙共体”和“人龙连体”造型的古玉雕,为比较直观的“人龙结合”的先祖图腾。

尊崇“神龙”并将先祖塑造为“半人半龙”形象,乃华夏民族古老信仰和传统造像,正如《史记?秦始皇本纪》所言:“祖龙者,人之先也”。因龙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祭龙为先祖,实想得到神龙的护佑。部落首领和皇帝为表明正统,也往往述其先祖图腾为神龙,自己理所当然为“真龙天子”。所以,《史记?高祖本纪》说汉高祖刘邦为“蛟龙”之子,“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

不仅是中原汉族,四方“蛮夷”也均有崇龙民俗。《淮南子?要略》:“操舍开塞,各有龙忌。”高诱注曰:“中国以鬼神之事曰忌,北胡南越皆谓之‘请龙’。”《淮南子?泰族训》高诱注:“越人以箴刺皮为龙文,所以为尊荣之也。”

《汉书?匈奴传》说匈奴“五月大会龙城,祭其先、天地、鬼神。”《后汉书?南匈奴列传》:“匈奴俗,岁有三龙祠,常以正月、五月、九月戊日祭天神。”

《华阳国志?南中志》:“诸葛亮乃为夷作图谱,先画天、地、日、月、君长、城府,次画神龙,龙生夷及牛、马、羊,后画部主吏……以赐夷,夷甚重之。”

各少数民族均有“祭龙”习俗,如藏族有“龙舞节”,达斡尔族有“龙抬头节”,赫哲族有“青龙节”,彝族有“白龙会”,苗族有“接龙节”,白族有“龙船节”,瑶族有“分龙节”,壮族、哈尼族、傣族都有“祭龙节”,还有很多少数民族设有“祭龙潭节”、“龙王庙会”等。可知,这些少数民族传承下来的祭龙习俗,是祭其先祖在天之神灵,神龙实乃先祖图腾。据民俗学家研究考证,周边四方少数民族也自称为“三皇五帝”嫡系“龙种”。可见,中华民族大家庭,自古以来,龙脉连通,普天之下,莫非神龙,因知中国古代神龙崇拜的深远与广博。

              201210月于济南“尚古玉堂”

  评论这张
 
阅读(74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