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古玉

崇尚 收藏 鉴识 研究 高古玉器 《尚古玉堂》藏品展

 
 
 

日志

 
 
关于我

尚古玉堂主人 山东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 山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稽古探源】凤凰图腾溯源  

2014-12-06 19:53:42|  分类: 稽古探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稽古探源】        凤凰图腾溯源         尚古玉

 

摘要:凤凰”是古人综合各类鸟禽优点组成的超自然“鸟王”,是原始母系氏族部落崇拜的神物图腾。进入父系社会以后,“西王母”时代的“凤鸟图腾”被统一天下的黄帝联盟“龙图腾”所取代。商代复兴“玄鸟”崇拜,呈现“龙飞凤舞”双图腾,逐渐形成“龙父凤母”的王朝正统观念。

关键词:凤鸟;凤凰;图腾

一、凤鸟图腾

中国古籍中常见记载瑞鸟“凤凰”,若见飞来,天下大治。如《尚书?益稷》:“箫韶九成,凤凰来仪。”《诗经?大雅》:“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礼记?礼运》:“凤皇麒麟,皆在郊棷。”《吕氏春秋?古乐篇》:“因令凤鸟,天翟舞之,帝喾大喜。”《淮南子?览冥训》:“凤凰之翔至德也……翱翔四海之内”;“昔者黄帝治天下……凤凰翔于庭”。

“凤凰”古时又称 “凤鸟”、“皇鸟”、“鸾鸟”、“狂鸟”、“翳鸟”,因其羽毛颜色绚丽多彩,故又名“五彩鸟”。中国最早的古籍《山海经》中可见多处记载,如《南山经》:“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贗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西山经》:“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彩文,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大荒东经》:“有五采之鸟,相乡弃沙,惟帝俊下友。帝下两坛,采鸟是司。”《大荒南经》:“爰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大荒西经》:“有五采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鸾凤自歌,凤鸟自舞。”“有五色之鸟,人面有发。”“有五采之鸟,有冠,名曰狂鸟。”(有人考证“狂”音通“皇”、“凰”。)《海内经》:“有五采之鸟,飞弊一乡,名曰翳鸟。”郭璞注:“凤属也,《离骚》曰:‘驷玉虬而乘翳’。”游国恩《离骚纂义》引徐焕龙注释:“雄曰凤,雌曰凰,鸾其总名。”

《山海经》所记载的众神中,天神“帝俊”的地位最高,太阳、月亮都是他的子女。帝俊在下界的后裔方国众多,其族裔的标志就是“使四鸟”。如《大荒东经》:“有中容之国。帝俊生中容,中容人食兽、木实,使四鸟。”“有司幽之国,帝俊生晏龙,晏龙生司幽,司幽生思士,不妻,思女,不夫。食黍,食兽,是使四鸟。”“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有黑齿之国,帝俊生黑齿,黍食,使四鸟。”“有国曰玄股,黍食,使四鸟。”“有蔿国,黍食,使四鸟。”《大荒南经》:“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黍食,使四鸟。”“海中有张弘之国,食鱼,使四鸟。”

“使四鸟”大概为“使用四鸟”作氏族图腾之意,“帝俊”的后裔国民大都“使四鸟”,即为“鸟图腾族”,那么,其祖先帝俊的神化形象,应为“五采鸟”类的“凤鸟图腾”。帝俊的后裔方国大都在东方,帝俊当为东方“鸟图腾”氏族部落共同崇拜的上帝。《大荒东经》说帝俊的形象代表“五采鸟”,代他管理下界的两个祭坛,所以,祭拜“五彩鸟”或“凤凰”,就等于祭祀天神帝俊。

帝俊的神化形象“五采鸟”,古有多名:“凤鸟”、“皇鸟”、“鸾鸟”、“翳鸟”、“鷖鸟”等,后世文人为免于混乱,便将几种“五采鸟”统称为“凤凰”,并赋予德、义、礼、仁、信的高尚品德,俨然成为鸟类之王。“鸟王”的权威身份,也符合“帝俊”在众神中至高无上的形象。为增强“鸟王”的权威代表性,后人在“凤凰”的“五采”颜色之外,又添加了许多其它禽兽的特征,使“凤凰”变成了汇集各种禽兽特色的超自然形态。于是,“凤”象“龙”一样,也成了华夏民族联盟的一大图腾。

《大戴礼?易本命》:“有鳞之虫三百六十,而龙为之长。”《论衡?龙虚》:“传言鳞虫三百,龙为之长。”《说文解字》也称“龙”为“鳞虫之长”。

在汉代之前的古人观念中,所有的动物都是由“虫”变来,均属“虫”类,若细分的话,可分为五种“虫”:鳞虫、羽虫、毛虫、介(甲)虫、倮(裸)虫。凡长鳞皮的动物,如鱼、蛇之类,统称“鳞虫”;凡长羽翼的动物,如鸟、禽类,统称“羽虫”;凡长毛皮的动物,如兽、畜类,统称“毛虫”;凡长甲壳的动物,如龟、蚌类动物,统称“甲虫”;而身上既无羽、毛,又无鳞、甲的动物,如蛹类、人类,则称“裸虫”。既然“龙”为“鳞虫之长”,那么“羽虫之长”则非“凤”莫属了。于是,象超自然的“神龙”一样,“凤凰”也变为超脱自然而综合代表各种鸟禽形象的“神鸟”。

《孔子家语?执辔》:“羽虫三百六十,而凤为之长。”《大戴礼?天圆》:“羽虫之精者曰凤。”干宝《搜神记》:“羽族之长,名为凤凰……虽有众鸟,不为匹双。”

晋代郭璞注《尔雅?释鸟》之“凤凰”:“鸡头、蛇颈、燕颔、龟背、鱼尾、五采色,其高六尺许”。《说文解字?鸟部》也说:“凤,神鸟也。天老曰:凤之象也,鸿前麐后,蛇颈鱼尾,鹳颡鸳思,龙文龟背,燕颔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风穴,见则天下安宁。”“凤飞群鸟从以万数。”“鸾亦神灵之精也,赤色,五采,鸡形,鸣中五音,颂声作则至……周成王时氐羌献鸾鸟。”“凤属神鸟也。”

可见到东汉时,凤凰不仅具有鸿、鹳、燕、鸡、鸳鸯的鸟类特征,还出现了麐、蛇、鱼、龙、龟的形体特征,似乎比龙还要复杂。于此也可看出“凤图腾”,和“龙图腾”一样,都是大部落兼并众多小部落后,抽取各原始小部落“鸟兽图腾”的局部特征而合成的大部落联盟标志形象。

“龙图腾”与“凤图腾”为古代中国两大图腾。从地域上看,“龙图腾”覆盖北部及西部广大地区,而“凤图腾”主要分布在东部及南部一些地区。东方原始部落氏族史称“东夷”,《大戴礼?五帝德》说“东夷”人为“东方鸟夷羽民”。“凤鸟图腾”起源于“东夷”的太皞(昊)氏、少皞(昊)氏部落,传说太皞为“风”姓,古文通“凤”,其神化形象就是“鸟人句芒”。

《山海经·海外东经》:“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吕氏春秋·孟春》:“其帝太皞,其神句芒。”高诱注:“太皞,伏羲氏,以木德王天下之号,死祀于东方,为木德之帝。句芒,少皞氏之裔子曰重,佐木德之帝,死为木官之神。”“句芒”的形象为“鸟身人面”,说明居住在东方的太皞氏及后裔少皞氏部族,都是以鸟为图腾信仰的部族,而“鸟神句芒”就是“东夷”部族的图腾神像。《山海经·大荒南经》曾说:“五色之鸟,人面有发。”可知“鸟身人面句芒”与“五色人面凤鸟”同属一类“神鸟图腾”。

《左传》中记载少皞帝因“凤鸟适至”而以鸟命名“鸟官”,而“凤鸟氏”排在首位,足见“凤鸟”在“鸟夷”部落的“首领”地位。

《左传?昭公十七年》:“少皞挚(鸷)之立也,凤鸟适至,故记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雎鸠氏,司马也;鳲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

“凤鸟氏”总管神圣的天文历法,另外“四鸟氏”协助分管四时节气(春分、秋分、夏至、冬至)的开启与关闭。其他的“五鸠氏”、“五雉氏”,则为分管政、军、法、工、器等民间事务的官吏,因这些官吏身兼各小部落首领,所以“五鸠”、“五雉”,可视为“凤鸟”大部落内部各小部落的图腾。传说少皞氏曾进入中原与黄帝争霸,战败后大部分族人被黄帝部落兼并。黄帝部落标志为“龙图腾”,可以说是“龙图腾”部落战胜了“鸟图腾”部落,这大概也是史上“龙图腾”影响大于“鸟图腾”的原因。因为属于部落兼并或联姻合成,并非斩草除根的种族灭绝,所以,“鸟图腾”还有所保留。于是,便出现了一些“龙鸟结合”类的复合型图腾。据说少皞族一部分败逃南方定居,形成了南方“鸟图腾”部落,少皞帝又成为南方鸟神。于是,“凤鸟”后来变成了“四方神灵”之一的“南方朱雀”。而遗留中原的少皞族后裔“契”,于河北亳州一带兴起而建立商朝,后定都山东曲阜。商朝发展强盛最终推翻夏朝,迁都殷墟而入主中原,史称“殷商”。商人原为“鸟图腾”部落少皞氏后裔,因而有“玄鸟生商”历史传说。商朝统一天下后,“鸟图腾”又逐渐兴盛起来,大量出现于商代的鼎、簋、尊、彝等代表性礼器上。

二、凤凰溯源

商代崇信“鸟图腾”,因而青铜器上多见“玄鸟”纹饰。但在金属冶炼技术成熟之前的远古时期,大量存世的还是玉石制做的“玉鸟图腾”。远古的“玉鸟图腾”,通常模仿自然形态的鸟雀类。《山海经》中记载的各种原生鸟雀,大概为早期“鸟图腾”的仿造原型。而后起的“凤鸟图腾”,则是抽取了某些原生禽鸟的部分特征而合成的。寻查《山海经》中与组成“凤鸟”相关的禽鸟,大致有以下几类:

一、“有鸟焉,其状如鸟”。《山海经》中很多鸟,均说“其状如鸟”,可能为泛指体形较小的鸟雀。但也可能是抄写有误,繁写体“鳥”与“烏”极易相混,原文有可能为“有鸟焉,其状如乌”。

二、“其状如乌”。此种说法也甚多,大概是“乌鸦”之类。“乌”通“鸟”,又有“乌黑”之意,可称“黑鸟”。战国、汉代帛画里,“太阳鸟”就是白日背景中画有一只黑鸟,所以又常称“日乌”。古玉鸟中,有用墨玉琢制的鸟,堪称“玉乌”。“乌黑”颜色,古又谓“玄黑”色,所以,“乌黑鸟”亦可称“玄鸟”。

三、“其状如燕”。《诗经》有言:“玄鸟生商”,“玄鸟”为黑色的鸟,而“燕子”身为黑色,“玄”又有“神”意,所以有人解释商人先祖图腾的形象“玄鸟”就是燕子。《诗经?邶风》:“燕燕于飞”毛传曰:“燕燕,鳦也。”“鳦”可称“乙鸟”,《说文解字》说:“乙者,玄鸟也。”很多人可能据此推论,“玄鸟”为“鳦”为“燕子”。据说商人的“子”姓,就来自“燕(卵)子”的“子”。《史记?三代世表》:“《诗传》曰:汤之先为契,无父而生。契母与姊妹浴于玄丘水,有燕衔卵堕之,契母得,故含之,误吞之,即生契。契生而贤,尧立为司徒,姓之曰子氏。子者兹;兹,益大也。诗人美而颂之曰:殷社芒芒,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商者质,殷号也。”司马迁引《诗传》说生“契”之“玄鸟”为“燕”。所以,玉鸟图腾中有很多“燕子”造型。又有人根据“燕”与“鶠”音同义近,而将“玄鸟”视为“凤凰”。如陆机注《诗经?卷阿》:“凤凰一名鶠。龙乘云,凤乘风,故谓之鶠。鶠,偃也,众鸟偃服也。”郭沫若考证《楚辞?天问》里“玄鸟致贻”和《楚辞?离骚》里“凤凰既受诒兮”,为同义反复,断定“玄鸟就是凤凰”。(《郭沫若全集?历史编》)所以,商代妇好墓出土的长尾玉鸟,便被人解释为凤凰形。看来,“乌”、“玄鸟”、“燕子”,均为“凤凰”形象的起源之一。

四、“其状如鹊”,“鹊”为“喜鹊”,体形似“乌鸦”,所以古籍中常连称“乌鹊”。但“鹊”的颜色并非“乌黑”,身上有白花色。如《山海经?中山经》说到两种鸟:“有鸟焉,其名曰婴勺,其状如鹊,赤目,赤喙,白身,其尾若勺。”“有鸟焉,其状如鹊,青身白喙,白目白尾,名曰青耕。”郝懿行注云:“鹊尾似勺,故后世作鹊尾勺,本此。”由此可见“鹊”的明显特征为长条“勺尾”,其长尾容易使人联想“凤尾”,可能为“凤尾”来源之一。唐代李邕《奉和初春幸太平公主》:“织女桥边乌鹊起,仙人楼上凤凰来。”唐代李峤《鉴》诗:“月中乌鹊至,花里凤皇来。”古人常将“乌鹊”与“凤凰”相提并论,可知“乌鹊”亦为“凤凰”的部分特征来源之一。

五、“其状如鹑”,“鹑”为“鹌鹑”类。《山海经?西山经》云:“有鸟焉,其状如鹑,黄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遗。”“有鸟焉,其状如鹑,黑文而赤翁,名曰栎。”“鹑鸟”红嘴,红颈,红胸,身上黄中带黑,体形似鸡而短尾。长相虽不起眼,但因其身上的红、黄色,而得名“朱鸟”、“朱雀”。古天文星图二十八宿中的南方七宿,便取象于“鹑鸟”。南方七宿又叫“朱鸟”或“朱雀”,七宿排列有“鹑首”、“鹑火”、“鹑尾”组成。《尚书?尧典》:“日中星鸟,以殷仲春。”传:“鸟,南方朱鸟七宿。”疏:“南方朱鸟七宿者,在天成象,星作鸟形。”《淮南子?天文训》:“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执衡而治夏,其神为荧惑,其兽朱鸟。”《孟溪笔谈》卷七:“四方取象,苍龙、白虎、朱雀、龟蛇。唯朱雀莫知何物,但谓鸟而朱者,羽族赤而翔上,集必附木,此火之象也。……或云,鸟即凤也。”因有“鹑火之精”称号,古籍中也称其为“赤凤”。《师旷禽经》曰:“赤凤谓之鹑。”《鶡冠子·度万》:“凤凰者,鹑火之禽,阳之精也。”看来,“鹑鸟”也为“凤凰”形象的起源之一。

六、“其状如鸠”,大概为“斑鸠”类。“鸠”属鸠鸽科,体形象鸽子一般大小,身有斑斓花色,故称“斑鸠”。“斑鸠”也称“鹃鸠”或“鸤鸠”,为杜鹃一类。杜鹃不善筑巢,常将蛋卵下在其它鸟的巢中,所以《诗经?召南?鹊巢》曰:“维鹊有巢,维鸠居之。”所谓“鸠占鹊巢”。“尸”有“假身”之意,“尸鸟”组成“鸤”,即“假鸟”。可能就是因为用鸠蛋冒充鹊蛋、而孵出假鸟的作假行为,故“鸠”又得名“鸤鸠”。“鸠”有多种,《左传》记少昊帝的鸟官,就有“五鸠”:祝鸠、雎鸠、鸤鸠、爽鸠、鹘鸠。估计都是体形差不多大小的鸟类。“斑鸠”古人又称为“布谷鸟”,是宣告春天到来的“司春鸟”,是给人类带来希望的吉祥神鸟。少昊帝树立“鸠表”为旌旗,也有“建历法,授民时”之意。所以,“鸠”在很大意义上等同于“鹑”。

七、“其状如鸮,名曰鹦鹉”,“其状如枭”。“枭”通“鸮”,均为“鸱鸮”类。“鸱鸮”形状有两种说法,一说如陆机《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鸱鸮,似黄雀而小,其喙尖如锥。”另一种说法如《庄子?秋水》:“鸱得腐鼠”,为食鼠的“猫头鹰”之类。《山海经?西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鸮,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鹉。”“鹦鹉”虽然也“其状如鸮”,但其绚丽多彩的外表,也称得上是“五采鸟”,可能也是五彩“凤凰”的取象之一。

八、“其状如翠”,即“翡翠鸟”。《楚辞?招魂》:“倉吾翡翠。”王逸注:“雄曰翡,雌曰翠。”洪兴祖补注引《异物志》云:“翠鸟形如燕。赤而雄曰翡,青而雌曰翠,翡大于翠。”“翡翠鸟”红绿相映的华丽彩色,可能亦为“凤凰”色彩的取材之一。

九、“其状如翟”。《山海经?西山经》:“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采文,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郭璞注云:“翟似雉而大,长尾。”《说文解字》:“翟,山雉尾长者。”形状似雉,尾羽更长,五彩绚丽,可能为今之“锦鸡”。《吕氏春秋?古乐》:“因令凤鸟天翟舞之,帝喾大喜。”“翟”与“凤”并而言之,可见“翟”亦为“凤凰”形象来源之一。

十、“其状如雉”。“雉”,俗称“野鸡”。形状如鸡,尾细而长,羽色漂亮。“雉”有环颈雉、长尾雉、孔雀雉多种,长尾雉和孔雀雉即为“翟”,也是古称的“鸾凤”之类。

十一、“其状如鸡”,“其状如雄鸡”。《山海经?南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此“鸡”当为“雄鸡”,只有“雄鸡”才有长尾和“五彩文”。“凤凰”古籍中又称“天鸡”,如《玄中记》云:“蓬莱之东,岱舆之山,上有扶桑之树,树高万丈。树颠常有天鸡为巢于上,每夜至子时,则天鸡鸣,而日中阳乌应之。阳乌鸣,则天下之鸡皆鸣。”《太平御览》卷九二七引《神异经》:“北海有大鸟,其高千里,……左足在海北涯,右足在海南涯。其毛苍,其喙赤,其脚黑,名曰天鸡,一名鷖。……或时举翼飞,其两羽切,如雷如风,惊动天地。”徐整《正律》“黄帝之时,以凤为鸡”;《孝子传》载“舜父夜卧,梦见一凤凰,自名为鸡”;《拾遗记》载尧时某国献来重明鸟,“双睛在目”,“状如鸡,鸣似凤”。如上文所引,鸾“鸡形”,丹穴山凤凰“状如鸡”。可见“雄鸡”为“凤凰”形象主要来源之一。

十二、“其状如鳧”,“鳧”俗称“野鸭子”。《山海经》提到过“鸳鸯”,“鸳鸯”就是彩色鸭子。《诗经?大雅》中有“鳧鷖”篇,而“鷖”又通“翳”,郭璞注“翳鸟”曰:“凤属也”。所以,“鳧鷖”可能就是“鸳鸯”。于是,“凤凰”的形象里,也带点“鳧鷖”或“鸳鸯”的影子。

十三、“其状如雕”,“雕”通“鵰”,为鹰类。鹰为大型猛禽,常言“鹰鸷”。而少昊又名“鸷”,看来少昊与鹰也有渊源。藏族的图腾“雷音鸟”就是“鹰雕”形象。“鹰雕”为传说中“大鹏”的原型,《庄子?逍遥游》:“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说文解字》:“鹏,亦古文凤。”所以,“雕鹰”和“大鹏” 亦为“凤凰”形象来源之一。

十四、“其状如鹤”,《淮南子?说林训》:“鹤寿千岁,以其极游。”《淮南八公相鹤经》:“羽族之宗长,仙人之骐骥。”因属“仙驾”,故称“仙鹤”。“鹤”为“羽族之宗长”,与“凤”为“羽虫之长”何其相似乃尔。所以,“鹤”也为“凤凰”形象主要来源之一。

十五、《山海经》还说过“有孔鸟”,郭璞注曰:“孔雀也”。三国魏人钟会《孔雀赋》曰:“有炎方之伟鸟,感灵和而来仪;禀丽精以挺质,生丹穴之南垂;戴翠毛以表弁,垂绿蕤之森缡;裁修尾之翘翘,若顺风而扬麾。五色点注,华羽参差;鳞交綺错,文藻陆离;丹口金辅,黝目素规。或舒翼轩峙,奋迅洪姿;或蹀足踌躇,鸣啸郁郁。”看上去完全象是颂扬“凤凰”,所以说“孔雀”是“凤凰”形象的最主要来源之一。

从上述《山海经》所记鸟类的分析看来,这些鸟或多或少都与“凤凰”有些关系,可以说都是“凤凰”形象取材的原型之一。这十几种鸟,按《左传》的说法,可分“五雉”和“五鸠”。“五雉”为:凤鸟、玄鸟、伯赵、青鸟、丹鸟,(“伯赵”可解为“伯劳鸟”,也可解为“伯益”或“伯翳”。“益”字,古文为“燕”的象形。“翳”则为凤属)。“五鸠”则为:祝鸠、雎鸠、鳲鸠、爽鸠、鹘鸠。看《山海经》中的乌、鹊、翟、鸡、鹑、鹤、孔鸟,大概属于“五雉”类;而鸠、鸱、鸮、枭、雕,大概就是“五鸠”。《左传》曰“凤鸟适至,故记于鸟”,且“凤鸟氏”又排在“五雉”和“五鸠”之首,可见“凤鸟”在众鸟中的“首领”地位。“五雉”与“五鸠”为泛指,实际为以鸟为名的文、武百官,其职责为“夷民”和“鸠民”。“夷”为以文明化民,“鸠”为以武力保民。同时,这些鸟氏百官,也是各小部落的头领;各类“雉”、“鸠”,即是他们部落的图腾。“凤鸟氏”为“东夷”大部落的首领,“凤鸟”就是“东夷”大部落的图腾。所以,“凤凰”图腾,便是综合了各类“雉”、“鸠”的特征,塑成了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大图腾。

因为神鸟“凤凰”本是各类鸟禽特征之合成,所以,古往今来“凤凰”图腾的造型并不规范,以至于因时而异、形态不同。历代“凤凰”的形象,有的象鸡,有的象鹅,有的象鹳,有的象鹤,有的象燕子,有的象乌鹊,有的象锦鸡,有的象孔雀。反正“凤凰”为超脱自然界的神鸟,有多种变形化身,似乎也属正常。由古至今粗略排比一下,“凤凰”造型基本有三大类型:史前时期大体为鸟雀形,如红山玉鸟类;商周时期大体为锦鸡形,如商妇好墓出土的玉凤、周代的鸟形佩等;秦汉以后大体为孔雀形,如汉瓦当、唐壁画、明清玉佩等。从古至今“凤凰”的艺术风格演变为:体形由小到大、造型由简到繁,工艺由粗到精。

三、龙凤呈祥

“凤”在古籍中往往为“凤凰”的简称,然而“凤凰”在后代则被分为雌、雄二性。《左传?庄公廿二》:“凤皇于飞,和鸣锵锵。”唐代杜预注曰:“雄曰凤,雌曰皇。”《尔雅?释鸟》亦曰:“鶠凤,其雌皇。”郭沫若考证,“凤”源于“风”,而“风”的繁写体为“風”,中含一个“虫”字,而“虫”又通“蛇”、“龙”。所以,说“凤”为雄性,似乎也有一定道理。于是,雄性的“凤”与雄性的“龙”只能是并列称“雄”,很难再分公母。

以上说法,认真探究起来,均有一定的弊端。原因在于,这些说法都是汉晋以后的说法,揉进了“男尊女卑”的封建纲常礼教。先男后女,上公下母,雄阳雌阴,龙帝凤后,均为男性称帝以后,进入父系社会的伦理观点。然而,从“雌雄”、“阴阳”的词源看,是“雌”、“阴”在前,“雄”、“阳”在后,明明是指父系社会之前,还有一个母系社会。而且,从最早古籍《山海经》所载“王母”时代的“鸾凤”、“凤鸟”,看不出有何性别之分。如《山海经?大荒西经》:“西有王母之山,……鸾凤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是处,是谓沃之野。”《山海经?海内西经》:“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开明西有凤皇、鸾鸟,皆戴蛇、践蛇,膺有赤蛇。”“凤皇”本有“鸟皇”之意,“王母时代”母系社会的图腾“凤皇”,实为天下禽兽之王,其它百兽均为配角。即便是后来发展为“龙”的原型——蛇类,也不过为“鸟王”或“戴”或“践”的附属物而已。

《左传》记少皞帝以鸟纪年,并以百鸟命名百官,后代因此称少皞帝为“百鸟之王”,可知少皞氏“东夷”部落,因所居远离中原,大概还处在母系社会晚期阶段,所以“东夷”部落与偏居西域的“西王母”部落一样,均为“鸟图腾”母系氏族部落。后来“鸟夷”被中原“龙图腾”黄帝部落兼并,因“龙”显雄性,为父系社会象征,所以“龙图腾”兼并“鸟图腾”似有父系联姻母系之象征。

少昊氏族虽被兼并,但其后裔仍传承记忆,比如“五帝”之一的虞舜便传说为“凤鸟图腾”遗民。有人考证“舜”字通“俊”,“帝俊”实乃“帝舜”,因为二者传世图腾同为“凤鸟”。《山海经?大荒南经》也记有:“有至民之国。帝舜生无淫,降至处,是谓巫至民。巫至民分姓,食谷;不绩不经,服也;不稼不穑,食也。爰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这类“凤鸟”与《大荒东经》中所说的“帝俊下友”——“五彩之鸟”几无区别,所以说“帝舜”为“帝俊”确有一定道理。但正史中并没有“帝俊”的确切记载,也许是“天子帝舜”不便在“龙图腾”天下畅言“鸟图腾”,而托名为“天神帝俊”的下界代表“天之子”,这也算是笔者的一种学术观点吧。

《绎史》引《孝子传》说:“舜父夜卧,梦见一凤凰,自名为鸡,口衔米以食己。言鸡为子孙,视之乃凤凰。以黄帝梦书占之,此子孙当有贵者。舜占犹之。”此话是说舜为凤凰。《拾遗记》说:“尧在位七十年,有鸾雏岁岁来集……有秖支之国献重明之鸟,一名双睛,言双睛在目。状如鸡,鸣似凤。时解落毛羽,肉翮而飞。能搏逐猛兽虎狼,使妖灾群恶不能为害。饴以琼膏。或一岁数来,或数岁不至。国人莫不扫洒门户,以望重明之集。其未至之时,国人或刻木,或铸金,为此鸟之状,置于户牖之间,则魑魅丑类自然退伏。今人每岁元日,或刻木铸金,或图画为鸟于牖上,此遗像也。”尧在位七十年,有鸾雏岁岁来集,与尧在位七十年时禅让于舜史实相符;重明鸟之双睛与舜之双瞳名“重华”或“重明”暗合;其状如鸡,鸣似凤,又与舜父梦中之凤相合,再联想舜遇弟象谋害时,身着彩鸟衣飞离火灾的传说,其种种契合之处,表明舜与“凤鸟”密切相关,舜的图腾大概就为凤鸟类。《国语·鲁语》云:“商人禘舜而祖契”,契为商人先祖,而舜是商人祭祀的远祖。《孟子·离娄下》说舜为“东夷之人也”,舜也出自“东夷”的少皞氏部落。“夷”字即为张弓射猎人之象形,所谓“东方鸟夷羽民”,远古“东夷”少皞氏部落的图腾正是“鸟图腾”,因此商人远祖舜帝亦当为“鸟图腾”。

史载少皞帝败于黄帝后,“东夷”部落被兼并,融于华夏大民族。夏代末期,少皞后裔商人复兴,建立起一统天下的商朝。但商朝已非“东夷”,而是以中原为中心、包含众多民族的大国。所以,重树的“凤凰”图腾,虽然仍以鸟形为主,但也融进了其它动物的象素。如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凤,神鸟也。天老曰:凤之象也,鸿前麐后,蛇颈鱼尾,鹳颡鸳思,龙文龟背,燕颔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风穴,见则天下安宁。”再如晋人郭璞注《尔雅?释鸟》:“凤,瑞应鸟,鸡头,蛇颈,燕颔,龟背,鱼尾,五彩色,高六尺许。”就将龙、蛇、麒麟、龟、鱼非鸟类动物的特色,揉进了“凤凰”图腾形象,使“凤图腾”具有了更广泛的代表性,成了仅次于中原传统的“龙图腾”的第二大图腾,甚至形成了“龙凤”并列连称的双图腾。

因为少皞(昊)氏部落毕竟已被黄帝部落兼并而融合,甚至某些古籍载明少昊为黄帝的儿子,如《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西陵氏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西晋皇甫谧的《帝王世纪》也说:“少昊帝名挚,字青阳,姬姓也。母曰女节。黄帝时有大星如虹,下流华渚。女节梦接意感,生少昊,是为玄嚣。降居江水,有圣德,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故或谓之穷桑帝,以金承土,故曰金天,即图谶所谓白帝朱宣者也。位在西方,主秋令,有光明,居小阴位,故称少昊,号金天氏。在位百年而崩。”

黄帝部落为“龙图腾”,黄帝之子少昊部落则为“凤图腾”,虽然“龙凤呈祥”两图腾并列,可按父子先后关系,“龙图腾”还是排在“凤图腾”前面。当然,少昊为黄帝之子的说法,是进入父系社会以后的说法。若按普世公认的原始社会为母系社会的观点,在母系社会的“王母”时代,“凤鸟”应为天下第一图腾。“凤鸟”本来就有“雌母”的原始含义,虽在进入父系社会后地位降低,排在了“龙父”之后,便自然扮演起“凤母”角色。于是,自夏朝第一个男性世袭皇帝登基之后,“龙王”变为天下第一,“鸟王凤凰”退居其次,便形成了“龙帝凤后”的所谓王朝正统观念。

 

参考文献:

[1]尚书[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

[2]袁珂.山海经校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3]史记[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

[4]左氏春秋[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

[5]吕氏春秋[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

[6]陆吉点校.帝王世纪·世本·逸周书·古本竹书纪年[M].济南:齐鲁书社,2010.

                            2014年12月于济南“尚古玉堂”

 

  评论这张
 
阅读(84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