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古玉

崇尚 收藏 鉴识 研究 高古玉器 《尚古玉堂》藏品展

 
 
 

日志

 
 
关于我

尚古玉堂主人 山东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 山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尚古玉堂】藏品展(101)“玉神人”之一《玉龙人》  

2016-12-12 16:52:35|  分类: 尚古玉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古玉堂】藏品展(101“玉神人”之一《玉龙人》

作者:尚古玉

 

远古华夏部族崇祀的“图腾”神像主要是“先祖图腾”,而体现“先祖图腾”的载体,通常是玉质的“玉神人”。因各原始部落的“先祖图腾”有所不同,所以“玉神人”也有不同造型,比如“人龙融合”的“玉龙人”、“人鸟融合”的“玉鸟人”、“人兽融合”的“玉兽人”等等。记录原始部族图腾崇拜的经典,首推最古的《山海经》,其中大量记载许多古人崇敬的“神人”,而文中描述的“神人”形象,很多与笔者所藏的“玉神人”不谋而合。笔者猜想:这些“玉神人”都属于史前雕像,那时尚无成熟的文字,先民们根据历代口头传说描述出“神人”形象,而后用玉石雕琢出“玉神人”偶像用于祭祀;《山海经》是战国至汉代辑录成书,已是比较成熟的文字,所以说“玉神人”应该早于《山海经》而存在;《山海经》的原始作者甚至见过“玉神人”,因而有形象逼真的文字描述。据说《山海经》最初是以图为主的《山海图》,如东晋陶渊明的《读山海经》就有诗句:“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两晋间的郭璞也著有《山海经图赞》。晋代以后《山海图》失传,仅存文字版的《山海经》了(现在看到的《山海经》插图为明清人补画),但从郭璞的注释中,似乎还可以看出像是对图解说。值得庆幸的是近些年民间发现了不少史前的“玉神人”,正可补救《山海图》失传之缺憾。笔者也收藏了不少“玉神人”,其中就有一些“人龙融合”的“玉龙人”。今日在博客相册中新建《玉龙人》分相册,展示“玉龙人”藏品图片100幅,以飨广大玉友。

《山海经》记述的“神人”中,有很多与“神龙”结合的“神龙人”,他们或为“人面龙身”,或为“龙首人身”,抑或作“乘龙”姿态。另外,还有众多与“小龙”——“蛇”结合的形象,如“人首蛇身”、“践蛇”、“操蛇”、“珥蛇”等等。请看有关经文如下:

《南山经》:“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一十四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神皆龙身而人面。”

《中山经》:“凡首阳之山,自首山至于丙山,凡九山,二百六十七里。其神状皆龙身而人面。”

《西山经》:“钟山,其子曰鼓,其状如人面而龙身。”

《东山经》:“自樕螙之山以至于竹山,凡十二山,三千六百里,其神状皆人身龙首。”

《中山经》:“神计蒙处之,其状人身而龙首,恒遊于漳渊,出入必有飘风暴雨。”

《海外南经》:“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

《海内北经》:“冰夷人面,乘两龙。”

《海外西经》:“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两龙。”“大乐之野,夏后启于此儛九代,乘两龙,云盖三层。”“轩辕之国在此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在女子国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巫成国在女丑北,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在登葆山,群巫所从上下也。”

《海外东经》:“东方勾芒,鸟身人面,乘两龙。”“奢比之尸在其北,兽身,人面,大耳,珥两青蛇。”“雨师妾在其北,其为人黑,两手各操一蛇,左耳有青蛇,右耳有赤蛇。”

《海外北经》:“北方禺强,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青蛇。”“夸父国在聂耳东,其为人大,右手操青蛇,左手操黄蛇。”

《北山经》:“自单狐之山至于隄山,凡二十五山,五千四百九十里,其神皆人面蛇身。”“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题之山,凡十七山,五千六百九十里,其神皆蛇身人面。”

《海内经》:“有神焉,人首蛇身,长如辕,左右有首,衣紫衣,冠旃冠,名曰延维,人主得而享食之,伯天下。”

《中山经》:“神于儿居之,其状人身而操两蛇,常游于江渊,出入有光。”

《大荒西经》:“有人珥两青蛇,乘两龙,名曰夏后开。”“西海陼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赤蛇,名曰弇兹。”

《大荒东经》:“东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耳两黄蛇,践两黄蛇,名曰禺虢。黄帝生禺虢,禺虢生禺京,禺京处北海,禺虢处东海,是为海神。”“有神,人面、犬耳、兽身,珥两青蛇,名曰奢比之尸。”

《大荒南经》:“南海渚中,有神,人面,珥两青蛇,践两赤蛇,曰不廷胡余。”

《大荒北经》:“有神衔蛇操蛇,其状虎首人身,四蹄长肘,名曰彊良。”“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共工之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

归纳以上各种“神龙人”的形象特征,大体可分为三种类型。以下分别对这三类“神龙人”尝试解读,为有助于这三类形象的识别,笔者特附加相关的“玉龙人”藏品图片。

第一类:“人面龙身”或“人首蛇身”(见图1

【尚古玉堂】藏品展(101)“玉神人”之一《玉龙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1“人首龙(蛇)身”玉图腾

 

我之所以将“人面龙身”与“人首蛇身”列为同类,是因为《山海经》中记载的“龙身”与“蛇身”本身相通。如《大荒北经》说:“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为烛龙。”可见“烛龙”即为“蛇身”,称其“龙身”或“蛇身”无关大碍,因此可将《山海经》中的“人面龙身”和“人首蛇身”等同视之。

《山海经》中记载的“神人”共307个,而与“龙”、“蛇”相关的多达138个,将近一半。古人塑造如此多“龙蛇”的“神状”,实际均为传说的华夏先祖:“伏羲”与“女娲”的“图腾”形象。“伏羲”不同的史书写作伏牺、庖牺、庖羲,或称“牺皇”或“皇羲”,而经典文献记载“伏羲”的身世与“太昊”(太皞)雷同,其“图腾”形象同为“龙图腾”,由此判断“太昊”大概为“伏羲”的异名,或属“伏羲氏”部落族人,因此战国时书《世本?帝王世系》合称其为“太昊伏羲氏”。

《竹书纪年?伏羲氏》:“太昊之母居于华胥之渚,履巨人迹,意有所动,虹且远之,因而始娠,生帝于成纪。”《山海经?海内东经》:“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头,鼓其腹则雷。”晋郭璞注解:“大迹在雷泽,华胥履之而生伏羲。”晋王嘉《拾遗记》:“春皇者,庖牺之别号。所都之国有华胥之州,神母游其上,有青虹绕神母,久而方灭,即觉有娠,历十二年而生庖牺。”古文中的“虹”指“虹蜺”,其形为“躬腰两头龙”,“青虹”即“青龙”。由这些典籍看来,“华胥氏”在“雷泽”感应“人头龙身”的“雷神”而孕生“太昊伏羲”。因“华胥氏”感应“神龙”而生,所以“伏羲”实为“龙种”而“龙身”。因此《路史》引《玄中记》说:“伏羲龙身”。

但某些典籍又说“伏羲”为“蛇身”,如战国《列子》:“庖牺氏、女娲氏、夏后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此有非人之状,有大圣之德。”晋皇甫谧《帝王世纪》:“太昊帝庖牺氏,风姓也,蛇身人首。有圣德,都陈。”唐司马贞《补史记·三皇本纪》:“太暤包牺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宋《太平御览》引《帝谱系》:“伏羲人头蛇身”。至于“伏羲”为何又是“蛇身”,可见《春秋世谱》所云:“华胥生男子为伏羲,女子为女娲。”原来“伏羲”与“女娲”本为同胞兄妹,身形应该一致:“蛇身”或者“龙身”。史书一般描述“女娲”为“蛇身”,其实“蛇身”与“龙身”并无区别,看汉墓石刻像和唐墓壁画像,“伏羲”与“女娲”的身形均为细长的“蛇身”。闻一多《伏羲考》考证汉画像石中交尾的“伏羲”、“女娲”说:“这神话不但是褒之二龙以及散见于古籍中的交龙、螣蛇、两头蛇等传说的共同来源,同时它也是那人首蛇身的二皇——伏羲女娲,和他们的化身——延维或委蛇的来源。”

考证“蛇”与“龙”的源流,所谓超自然的“龙身”无非是在“蛇身”基础上的“神化”而已。在早期的母系社会时代,“华胥氏”当为“母皇”,而“女娲”也曾任“女帝”。如《山海经?大荒西经》郭璞注:“女娲,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中七十变。”《帝王世纪》:“女娲氏,亦风姓也。承庖牺制度,亦蛇身人首,一号女希,是为女皇。”曹植《女娲赞》:“或云二皇,人首蛇形。”可知汉魏时曾将“女娲”与“伏羲”并称“二皇”,且皆“人首蛇形”。由此推断“二皇”之母“华胥氏”部落的图腾,应为“人首蛇身”的“蛇图腾”。后来进入父系社会,为抬高男子地位,“伏羲”辄由“蛇身”神化变成了“龙身”,进而推崇“龙图腾”。《左传?昭公十七年》:“太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孔颖达疏引服虔云:“太皞以龙名官,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得知“太皞伏羲氏”以“龙”作图腾,用“龙”纪年,并任命“龙官”分工治理各项政务,如某些古籍所说:命居龙氏主管建筑,命水龙氏主管水利,命土龙氏主管农牧,命降龙氏主管法律,命潜龙氏主管甲历,命飞龙氏主管书契,自己兼任黄龙氏主管民政。

“龙”为世间无有的“神物”,“龙身”本源于“蛇身”,虽然汉代的王延寿刻意分称“伏羲鳞身,女娲蛇躯”(《文选?鲁灵光殿赋》),但说“伏羲”为“蛇身”也未尝不可,所以司马贞《补三皇本纪》先说“伏羲蛇身人首”,后又说伏羲氏“有龙瑞,以龙纪官,号曰龙师。”于是后人塑造的“伏羲”图腾,便以“人首龙身”为主了。因“人首龙身”与“人首蛇身”均为“太昊伏羲氏”部落图腾,所以,《山海经》中描述的“人首龙身”与“人首蛇身”俱可视为同一类型的“神人”。此类“神人”较多的原因,还在于传说的历代“皇帝”均为“人首蛇身”,除了“伏羲氏”和“女娲氏”外,还有《列子》说的“夏后氏”和《山海经》说的“轩辕氏”,如《海外西经》:“轩辕之国……人面蛇身,尾交首上。”此“轩辕之国”,史家一般都解为“黄帝轩辕氏”统治的部落或方国,后来史籍常说“黄帝”即为“黄龙”,如《史记·封禅书》:“黄帝得土德,黄龙地螾见。” 王充《论衡·验符篇》:“黄为土色,位在中央,故轩辕德优,以黄为号。皇帝宽惠,德侔黄帝,故龙色黄,示德不异。”如此说来,“黄帝”既然为“黄龙”,其形若非“人首龙身”便为“龙首人身”了。

第二类:“龙首人身”(见图2

【尚古玉堂】藏品展(101)“玉神人”之一《玉龙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2“龙首人身”玉图腾

 

《山海经》所说具有“龙首人身”之“神状”的,当然也属于“人龙融合”的“龙图腾”。若对应“先祖图腾”的话,仍是“伏羲”,正如《古微书》所说:“伏牺大目,山准,龙颜。”“龙颜”亦即“龙首”,所以“龙首人身”仍为“伏羲”的“神状”。既然“伏羲”为传说中的“龙人”始祖,其后裔“皇帝”为证明皇统正宗,必然上溯先祖皇帝“伏羲”的“龙图腾”。

《国语?晋语》记载:“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由此可知,华夏史上最著名的“炎黄二帝”原为同胞兄弟。那么,“炎黄二帝”的“神状”如何呢?汉《春秋元命苞》:“少典妃安登,游于华阳,有神龙首感之于常羊,生神农。人面龙颜,好耕,国号神农,是为炎帝,始为天子。”晋《南岳志》:“炎帝为南岳衡山君,感神龙而生,乘赤龙。”晋《帝王世纪》:“有蟜氏女登,为少典妃,游华阳,有神龙首,感生炎帝。”“黄帝,少典之子,姬姓也。母曰附宝,见大电光绕北斗枢星照野,感附宝而生黄帝于寿丘。龙颜,有圣德。”

 “少典妃安登”感应“神龙首”而生下“龙颜”的“神农炎帝”,这“神龙首”当然应为“伏羲”老祖的神灵;同为“少典妃”所生的“黄帝”,自然也为“龙颜”。另外,众多古籍都记载了“黄帝”的“神龙”出身,如《山海经?海外西经》:“轩辕之国……人面蛇身”;《山海经?大荒北经》:“黄帝生苗龙”;《管子?五行》:“(黄帝)得苍龙而辨于东方”;《淮南子?天文篇》:“其帝黄帝……其兽黄龙。”;《史记?天官书》:“轩辕黄龙体”;《大象列星图》:“轩辕十七星在七星北,如龙之体”;《论衡·骨相篇》说:“黄帝龙颜”,《论衡?记妖》说:“黄帝合鬼神于西大山之上,驾象舆六蛟龙”;《大戴礼?五帝德》说“(黄帝)乘龙”;《孙绰子》也说“(黄帝)驾八翼之龙”;《轩辕黄帝传》还说“黄帝作龙衮之服”等等,可见“黄帝”与“神龙”的亲缘关系。于是,华夏正宗祖先“炎黄二帝”,均是“龙人”老祖“伏羲”后裔——“龙的传人”了。

第三类:“人龙(蛇)连体”(见图3

【尚古玉堂】藏品展(101)“玉神人”之一《玉龙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3“人龙(蛇)连体”玉图腾

 

 “人龙连体”或“人蛇连体”的形象,表现为“神人”与“龙蛇”连成一体的造型,如“神人”“顶龙”、“揽龙”和“乘龙”,或如“神人”“珥蛇”、“操蛇”和“践蛇”(见图4),总之,将“神人”与“龙蛇”连成一体,以示两者的亲缘关系。

【尚古玉堂】藏品展(101)“玉神人”之一《玉龙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4“神人珥蛇、操蛇、践蛇”古玉雕

 

《海外北经》:“北方禺强……践两青蛇。”郭璞注:“北方禺强,黑色手足,乘二龙。”由郭璞注解知道,“龙”与“蛇”无甚区别,所谓“践两青蛇”即为“乘二龙”。那么《山海经》中同样“乘两龙”的“句芒”、“祝融”、“蓐收”、“禺强”都是何方神圣呢?

《礼记?月令》:“孟春之月……其帝太皞,其神句芒”;“孟夏之月……其帝炎帝,其神祝融”; “孟秋之月……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孟冬之月……其帝颛顼,其神玄冥”;“中央土,其日戊己,其帝黄帝,其神后土”。

《淮南子?时则训》:“东方之极……太皞句芒之所司者”,“南方之极……赤帝祝融之所司者”,“中央之极……黄帝后土之所司者”,“西方之极……少皞蓐收之所司者”, “北方之极……颛顼玄冥之所司者”。

由上可知“句芒”、“祝融”、“蓐收”、“玄冥”为古时的“四季神”与“四方神”,并与四方皇帝:“东方太皞”、“南方炎帝”、“西方少皞”、“北方颛顼”相匹配。略有不同的是,《山海经》的“北方禺强”,在《礼记》与《淮南子》中写作“北方玄冥”;较大不同之处则是,《礼记》及《淮南子》在《山海经》“四方神”的基础上增加了“中央神后土”,以此与“中央黄帝”对应。于是,便形成了后世“五方神”辅佐“五方帝”的“五行”体系,而且“五帝”皆“乘龙”,正如唐代《灵飞经》所言:“五帝齐躯,三灵翼景,太玄扶舆,乘龙驾云。”

前面已知“太皞伏羲氏”为“龙人”老祖,所以“其神句芒”自当“乘龙”;而“龙人”老祖母“女娲”同为“龙蛇”之身,因此“羲娲二皇”堪称“两龙”。于是,作为后裔皇帝的“神灵”也就继承“二皇”的正统基业而“乘两龙”了。如“神龙”后裔“炎帝”的神灵“南方祝融”必“乘两龙”,“太皞”后裔“少皞帝”的神灵“西方蓐收”也“乘两龙”,“黄帝”后裔“北方之帝颛顼”的神灵“北方禺强”同样“乘两龙”,“中央黄帝”本为“神龙”后裔“黄龙”,肯定“乘龙”,而“黄帝”的“龙子龙孙”自然也都“乘龙”。如《大戴礼?五帝德》所言:“黄帝黼黻衣……乘龙扆云,以顺天地之纪,”“颛顼,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曰高阳……乘龙而至四海。”“帝喾,元嚣之孙,醓极之子也,曰高辛……春夏乘龙,秋冬乘马,黄黼黻衣,执中而获天下。”“帝尧,高辛之子……龙、夔教舞。”可见不仅“五方神帝”均“乘龙”,而且“神帝”的后裔“帝喾”、“帝尧”、“夏后氏”等历代皇帝都“乘龙”,于此表明都是人文始祖“伏羲女娲”这“两龙”的后裔。甚至直到汉代时的“皇帝”,也被描述为“龙子”。如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司马迁叙写刘母孕生刘邦几如华胥氏孕生伏羲,都是在“雷电大泽”感应“神龙”而怀上“龙胎”。关于为何将“皇帝”写作“龙颜”,司马迁曾在《史记?秦始皇本纪》有过解释:“祖龙者,人之先也。”由此可知,中国史籍之所以标榜“皇帝”贵为“真龙天子”,目的就是证明其帝业为“先祖神龙”的正统传承。

综上所述,古人天才想象塑造出“人龙合一”的“神龙人图腾”,历代皇帝为标明正统而皆称“神龙传人”,因此“龙人图腾”形象贯穿古今、遍及华夏,最终成为中华民族公认的“先祖图腾”。由此我们可知古人崇拜“祖龙图腾”的原因:一是“真龙天子”自然遗传“天帝神龙”的神通,“天授神权”而无所不能;二是“神龙传人”必然获得“神龙祖先”的护佑,以保江山永固、万代不绝。

 

  尚古玉

201612月于济南“尚古玉堂”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