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古玉

崇尚 收藏 鉴识 研究 高古玉器 《尚古玉堂》藏品展

 
 
 

日志

 
 
关于我

尚古玉堂主人 山东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 山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稽古探源】 谈“鸡”论“鸟”话“天鸡”  

2017-02-18 10:43:38|  分类: 稽古探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稽古探源】  谈“鸡”论“鸟”话“天鸡”

——兼说“鸡彝”与“酉鸡”

作者:尚古玉

公历2017128日,进入农历的丁酉年正月,依照中国的干支配属生肖之纪年传统,十二地支中“酉”的属相为“鸡”,因此“酉年”又称“鸡年”。“鸡”为寻常百姓家禽,何以荣登纪年宝座?其中缘由,说来话长。

“鸡”是历史上最早被人类驯化的鸟类,距今8000年前后的山东寒亭后李文化遗址中发现的唯一禽类骨骼即鸡骨,可知至少在七千多年前“鸡”已被人类驯养成家禽。中国各地的新石器文化遗址也都发现了鸡骨,说明当时“鸡”已被普遍驯养。“家鸡”是古代先民喜欢饲养的家禽,它不仅为人类提供肉蛋食品,还能晨鸣报时为人服务,所以“鸡”与人类的关系非常密切,而在先民心目中有甚高地位。我国有关“鸡”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诗经·齐风》:“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古人对“鸡”高度赞美,甚至被《韩诗外传》誉称“五德之禽”:头上有冠为“文德”,足后有距能斗为“武德”,敌在前敢拼为“勇德”,有食物招呼同类为“仁德”,守时而天明报晓为“信德”。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鸡”是一种身世不凡的灵禽,远古的原始部族曾盛行“鸡图腾”崇拜,传至后代而被列入干支纪年所配属的十二生肖之一。

山东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遗址出土的“陶鬹”,堪称中国新石器文化的代表性器物。现代一般专家将“陶鬶”的造型定为“雉鸟”类,但观其粗矮肥胖的体形和稳坐不动的姿态,与其说是“野鸡”类的“雉”,还不如说是家庭饲养的“鸡”,因为只有“家鸡”才与人类定居生活关系密切,也方便先民摩仿塑造“陶鬶”用作生活用具及祭祀礼器。“陶鬹”为远古中国东方民族的标志性器物,其造型为“雉鸡”的典型抽象,它既是先民实用的生活器具,又是原始部落的精神文化图腾,形制统一而数量较多的“陶鬶”,表明“东夷”部族曾经有过“雉鸡图腾”崇拜。

中国远古先民祭祀神灵的“牺牲”用有多种,但因“鸡”用的最早而统称“鸡牲”;祭祀用器也有多种,而最早用的则是“鸡彝”。由此可见,以“鸡”为核心的祭祀活动,是中国史上祭祀文化的原始起点。《周礼·春官》:“鸡人:掌共鸡牲,辨其物。……凡祭祀面禳衅,共其鸡牲。司尊彝:掌六尊、六彝之位,……春祠、夏禴,祼用鸡彝、鸟彝,……秋尝、冬烝,祼用斝彝、黄彝,……凡四时之闲祀、追享、朝享,祼用虎彝、蜼彝。”《周礼·明堂位》:“灌尊,夏后氏以鸡彝,殷以斝,周以黄日。”据专家考证,《周礼》“六彝”中的后“五彝”:“鸟彝”“斝彝”“黄彝”“虎彝”“蜼彝”,皆由早先的“鸡彝”分化而出,而“鸡彝”的造型便来自“鸡”形。孙诒让《周礼正义》:“鸡彝、鸟彝,谓刻而画之为鸡、凤皇之形。”所谓“鸡彝”便是仿照“鸡”形塑造的祭酒礼器。实际上,“彝”字本身便来源于“鸡”,请看“彝”字的字源与流变(见图1),“彝”字初期的甲骨文、金文的字形就是“双手捧鸡献祭”之象形,而自大篆字体开始变形,至秦汉以后的小篆、隶书、楷书逐渐演变得不见“鸡”形了。

【稽古探源】  谈“鸡”论“鸟”话“天鸡” - 尚古玉 - 尚古玉

1“彝”字的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

 

由史可知,“鸡”由献给神灵的“鸡牲”逐渐演变为“鸡型”祭酒礼器“鸡彝”,夏代的“鸡彝”又分化为商周的“六彝”,另有“鸡尊”、“雉斝”、“雉爵”、“鸡卣”等,均为“灌祀”用的“雉鸡”形酒器。“鸡彝”本为祭祀“酒器”,而“酒”字初文作“酉”,其甲骨文、金文即为“酒坛”之象形。因“鸡彝”本为“鸡型”酒器,所以也可称作“鸡酉”。盖因“鸡”与“酉”形式及应用的密切关系,以致十二地支“酉”的生肖属相乃归于“鸡”。由此便可知晓“鸡年”的属相名称“酉鸡”的来源了,所谓“酉鸡”实乃“鸡酉”,“酒器之鸡”的简称而已。

最早的“雉鸡”形酒器当算“陶鬶”,看大汶口文化“陶鬶”与龙山文化“陶鬶”形制基本相似,都是抽象的“鸡”形(见图2)。商代青铜“鸡尊”、“鸡斝”等祭酒礼器(见图3),其浑圆敦实、三足鼎立的外形基本传承了“陶鬶”,只是“鸡”的模样更具象化了。商代“鸡尊”肖形逼真就不必说了,而“鸡斝”则需解释一下,斝口上方站立的是“双雉鸡”而非“双凤鸟”,一般人不明“短尾雉鸡”与“长尾凤鸟”的区别,而误称其为“双凤鸟”(关于鸡、鸟、凤的区别后文详谈)。再看周代的“鸡卣”与“鸡盉”(见图4),“鸡卣”的造型与商代“鸡尊”别无二致,只是“鸡盉”造型略有变异,但除了求稳定而变为“四足”外,其总体特征也还是“雉鸡”形象。

【稽古探源】  谈“鸡”论“鸟”话“天鸡” - 尚古玉 - 尚古玉
    图史前陶鬶        商代鸡尊、鸡斝       周代鸡卣、鸡盉

 

当代的专家们常将“鸡尊”和“鸡卣”称名为“鸟尊”和“鸟卣”,但看其胖硕的体型与下的两大“肉髯”,明显为“鸡”无疑。这些专家执意将商代的“鸡尊”、“鸡斝”称作“鸟尊”、“鸟斝”,大概是为了便于关联“玄鸟生商”的历史传说。《诗经·商颂》:“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意思是说殷商族人的祖先为“玄鸟降生”。《史记·殷本记》:“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也是说商人祖先“契”因其母“简狄”吞食“玄鸟卵”而孕生。因此,殷商部族盛行“玄鸟图腾”崇拜,于是商代礼器上也普遍雕刻“玄鸟”纹饰。但所谓“玄鸟”究竟何“鸟”呢?历代解释说法不一,有的说是“燕子”,有的说是“凤鸟”。但笔者以为,应是“雉鸡”才对。“简狄”在郊外河边洗浴,捡食的“玄鸟卵”,只能是“玄色雉鸡”下在河边草地的“鸡蛋”;而“燕子”的“鸟蛋”只会下在山岩或屋梁的巢中,绝不会下在河滩;另如所谓的“凤鸟”,则是神话传说中的飞天神鸟,假若真有“凤蛋”自天坠下,岂不摔成泥水一滩,“简狄”焉能捡而食之?

史籍中所谓的“玄鸟”,应为青黑羽色的“玄雉”。商代武丁王妃妇好墓中,就出土了不少所谓的“玉玄鸟”,其中大部分都是“雉”类(见图5)。也有为数不多的“长尾鸟”,姑且称之“凤鸟”(见图6)。

【稽古探源】  谈“鸡”论“鸟”话“天鸡” - 尚古玉 - 尚古玉
           图商代玉雉鸟                                       商代玉凤鸟

 

这两类鸟的名字不同,源于两类鸟的形状有异,主要区别在于鸟尾的长短。“雉”字的形旁为“隹”,而“凤”字古体为“鳯”,其形旁为“鸟”,《說文解字》:“隹,鸟之短尾总名也,象形。”“鸟,长尾禽之总名也,象形。”“隹”与“鸟”字的字源与流变均有区别,比较“隹”字的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见图7)与“鸟”字的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见图8),看“隹”字系列应为“短尾雉”的象形文字,而“鸟”字系列则为“长尾鸟”的象形文字。按古人造字原则,因“隹”与“鸟”形状差异颇大,所造两字绝不会混同为一的。

【稽古探源】  谈“鸡”论“鸟”话“天鸡” - 尚古玉 - 尚古玉

     图7“隹”字的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

【稽古探源】  谈“鸡”论“鸟”话“天鸡” - 尚古玉 - 尚古玉

      图8“鸟”字的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

 

若将“陶鬶”、“商尊”、“周”来比对“隹”、“鸟”两类象形文字,明显看出这些酒器造型皆为矮胖坐姿,都是摩仿“雉鸡”形象,而非瘦长站立的“凤鸟”形象。因此,“陶鬶”、“商尊”、“周”的准确名称应为“雉鬶”、“鸡尊”、“鸡卣”。至于“凤鸟”的“凤(鳯)”字,另有其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和楷书(见图9),看甲骨文和金文的“凤”字,是在“短尾雉”的头顶加了“凤冠”,而后世篆书和隶书的“凤”字,则是在“长尾鸟”的头顶戴了“凤冠”。由“凤”字的历代字体演变,可以看出,早期的“凤”应属“雉”类,而后期的“凤”则变为“鸟”类了。由此可知商代及以前的“玄鸟”图腾应为“雉鸡”,而周代以后逐渐演变为“凤鸟”了。

【稽古探源】  谈“鸡”论“鸟”话“天鸡” - 尚古玉 - 尚古玉

    图9“凤”字的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

 

“鸡”字的演变也如同“凤”字,如“鸡”字的甲骨文、商金文、周金文、大篆、小篆、隶书和楷书(见图10),看商代甲骨文和商代“父辛尊”金文的“鸡”字,形如“短尾雉鸡”,周代金文和大篆“鸡”字的形旁亦为“隹”,说明“鸡”原属“雉”类,正如《说文解字》所说:“鸡,知时兽也。从隹,奚声。籀文从鸟。”再看秦、汉的小篆、隶书“鸡”的形旁却改为“鸟”,可知秦汉以后“鸡”字由“雉”类变换为“鸟”类了。及至现代楷书,“鷄”字声旁“奚”字简化成“又”字,“鸡”字早年出身“雉”类的迹象更变异难识了。

【稽古探源】  谈“鸡”论“鸟”话“天鸡” - 尚古玉 - 尚古玉

      图10“鸡”字的甲骨文、商金文、周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

 

 古时“鸡”为“家鸡”的专称,而“野鸡”则称“雉”,因“鸡”与“雉”同属“短尾鸟”类,所以可并称“雉鸡”。从古代“隹”与“鸟”的造字方法看,古时“短尾雉”与“长尾鸟”还是有严格区分的。秦代以后“鸡”字由“雉”类变为“鸟”类的原因,可能是出于统一文字的需要,但也与“雉鸡”与“凤鸟”的历史渊源有关。新石器时期的山东大汶口文化,是相当于“三皇五帝”时代“少昊帝”的“东夷”文化,此处出土的陶器中多有“鸟形器”,一般为“短尾雉鸡”类,说明“东夷”部落当时流行“雉鸡图腾”。稍晚的山东龙山文化时期,大体相当于“舜帝”时代,其时的玉器上出现了“长尾鸟”纹饰,表明“舜帝”时代开始流行“凤鸟图腾”。《说文解字》说:“凤,神鸟也……出于东方君子之国。”《孟子?离娄》说“舜”为“东夷之人”,可知出自“东夷”部族的“舜帝”,始将“长尾鸟”神化为“凤鸟”,其“君子之国”的图腾也变为“凤鸟图腾”了。汉代《孝子传》:“舜父夜卧,梦见一凤凰,自名为鸡,口衔米以食己。言鸡为子孙,视之乃凤凰。”这故事是说“舜”的祖先与“凤凰”有缘,而“凤凰”却“自名为鸡”,可见“鸡”乃“凤凰”之古名,正如《太平御览》引徐整《正律》所说:“黄帝之时,以凤为鸡。”《国语?鲁语》:“商人禘舜而祖契”,殷商族人虽然认祖“契”但又祭祀“舜”,说明“舜”是商人更早的先祖。商朝首都在西迁河南安阳之前原设在山东曲阜,此地正是“东夷”部族首领的“少昊陵”之所在。由此可知,商人崇祀的“玄鸟图腾”源自“少昊帝”的“雉鸡图腾”与“舜帝”的“凤鸟图腾”。“凤凰”为神话传说的“百鸟之王”,其形象是由多种“禽鸟”特征抽象合成,其中主要形象特征来源于“雉鸡”类。“凤鸟”为古人想象臆造的“神鸟”,并赋予其“飞天”的神能,又因其主要形象特征来自“雉鸡”,于是又被古人称为“天鸡”。

关于“凤凰”形象源于“鸡”的论述,笔者曾有博文《凤凰图腾溯源》,其中征引了有关古籍记载,如《山海经?南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说文解字》:“凤,神鸟也。……燕颔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风穴。见则天下大安宁。”“鸾亦神灵之精也,赤色,五采,鸡形,鸣中五音,颂声作则至。”《拾遗记》:“尧在位七十年,有鸾雏岁岁来集……状如鸡,鸣似凤。”《尔雅?释鸟》郭璞注:“凤,瑞应鸟,鸡头,蛇颈,燕颔,龟背,鱼尾,五彩色,高六尺许。”《神异经》:“北海有大鸟,其高千里……名曰天鸡,一名。”《广雅》:“鹥,凤属也。”古籍所称的“凤”、“鸾”、等,均为“凤凰”类“天鸡”,而“凤凰”与“天鸡”均为超现实的“神鸟”,因其“状如鸡”,现实中原型当为家禽“雄鸡”,因为只有“雄鸡”才有“五彩色”。与“雄鸡”形色相当的还有“野鸡”类的“锦鸡”,雄性的“公鸡”或“锦鸡”,为“凤凰”形象特征的主要来源。“凤凰”因其“状如鸡”而被古人称名“天鸡”,然“天鸡”古时又常与“日乌”相混同。

晋郭璞《玄中记》:“东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树,名曰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一天鸡,日初出,光照此木,天鸡则鸣,群鸡皆随之鸣。”“蓬莱之东,岱岳之山,上有扶桑之树,树高万丈。树颠常有天鸡为巢于上,每夜至子时,则天鸡鸣,而日中阳乌应之。阳乌鸣,则天下之鸡皆鸣。”比较这两段文字,前文说“天鸡鸣,群鸡皆随之鸣”;后文又说“阳乌鸣,则天下之鸡皆鸣”,可见“天鸡”与“阳乌”领唱“日出”的职能等同,因此“阳乌”无异于“天鸡”。“日中阳乌”古籍中常简称“日乌”,《玄中记》说“天鸡为巢于扶桑之树”,而《山海经》中说“日乌”也是居于“扶桑树”上,由此可知“天鸡”实即“日乌”。《海外东经》:“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大荒东经》:“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据经文“日至、日出,皆载于乌”,可知“载日”运行的“日中阳乌”即“扶桑树”上的“天鸡日乌”。与文献相印证的文物,可见“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神树(扶桑)”(见图11),“神树”枝上站着九只鸟,应该就是九只“日乌”,象征九个“太阳”正在扶桑树上歇息,待“一日方至”,才“一日方出”,其“值日在天”的,只有一个“太阳”。“三星堆”遗址出土的还有一只“铜鸡”(见图12),据专家考证,此当为传说中的“天鸡”。将此“天鸡”与“神树日乌”比较,两者的造型大体相似,同属“短尾雉鸡”,同为引颈仰首姿态,都是头顶有冠、下有髯,且两者胸前都饰“火纹”,应与“火日”“太阳”有密切关系。因此说“天鸡”即“日乌”大体不错,都是与“日出日行”相关的“神鸟”。“日乌”或“天鸡”具有“载日飞天”的神能,又与传说的飞天神鸟“凤凰”相通,所以,后代的“天鸡尊”也便塑造成“凤凰”形状了(见图13)。

【稽古探源】  谈“鸡”论“鸟”话“天鸡” - 尚古玉 - 尚古玉
11三星堆“神树”与“日乌”         12 三星堆“天鸡”         13 明代天鸡尊

      

“鸡”为人类驯化的家禽,而“野鸡”古称“雉”。《诗经·小弁》:“雉之朝雊”,意思是说“朝日出时野鸡鸣”。因此《汉书 ? 五行志》说:“鸡者,小兽,主司时起居人。”可能因“鸡”有“鸣报天时”、“呼天唤日”的神通,所以“鸡”又被誉称为“天鸡”。于是古代天文书中又用“天鸡”来命名星辰,如《晋书·天文志》:“狗国北二星曰天鸡,主候时。”所谓“天鸡司时”,不仅是司掌一天的时辰,还包括一年四季的时节。《易纬?通卦验》:“鸡,阳鸟也;以为人候四时。”中国最早天文历书《夏小正》:“正月,启蛰,雁北乡,雉呴震。”《說文解字》:“雊(呴),雄雉鸣也。雷始动雉乃鸣而句其颈。”“雄雉”或“公鸡”代表“阳乌”或“阳鸟”,可祛除阴冷邪气,每年正月“雄鸡鸣”而“启蛰”,象征春天到来而阳气回升,可以驱逐寒冬的阴鬼妖孽。所以古代便用“鸡彝”作为祭祀春天的礼器,如《周礼·春官》:“春祠,裸用鸡彝。”《青史子书》:“鸡者,东方之牲也。岁终更始,辨秩东作,万物触户而出,故以鸡祀祭也。”由《周礼》所说的“夏后氏以鸡彝”,知晓“鸡彝”礼器至少在夏代已经应用,中国自古以来这种“鸡彝”祭礼的形成,应与先民对融合“日神”与“春神”于一身的“天鸡”图腾崇拜有关。晋《拾遗录》:“每岁元日,国人或刻木,或铸金置于户牖之间,或刻画为鸡于户牖之上,则魑魅丑类,自然退伏。”晋董勋《答问礼俗》:“正月初一为鸡日,正旦画鸡于门。”南朝宗檩《荆楚岁时记》:“正月一日,三元之日,鸡鸣而起,先于庭中爆竹,贴画鸡或镂五彩鸡于户上,悬苇索于其上,插桃符其傍,百鬼畏之”。所以古时人们不但把新年首日定为“鸡日”,而且在过年时剪画“公鸡”张贴门窗。至今,民间流传仍有“鸡王镇宅”的年画,图画大公鸡口衔毒虫,以表现“阳乌雄鸡”祛阴邪、除五毒的神灵性能。

 

         尚古玉

                20172月于济南“尚古玉堂”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