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古玉

崇尚 收藏 鉴识 研究 高古玉器 《尚古玉堂》藏品展

 
 
 

日志

 
 
关于我

尚古玉堂主人 山东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 山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尚古玉堂】藏品展(105)“玉神人”之四 《玉羊人》  

2017-10-01 11:02:04|  分类: 尚古玉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古玉堂】藏品展(105)“玉神人”之四 玉羊人

作者:尚古玉

 

中国古代“玉神人”图腾中,数量较多者除了“玉龙人”、“玉鸟人、“玉牛人”,就是“玉羊人”了。今于本博相册中新建《玉羊人》分相册,展示笔者古玉藏品“玉羊人”图片40幅,以供广大玉友鉴赏。同时,笔者结合古玉藏品,对“玉羊人”略加解说如下。

“玉羊人”造型为“人羊结合”的模式,是中国古代“神羊图腾”发展到后期的美妙形态。早期的羊图腾”形象为原生态羊形,产生于游牧时代原始部落。古籍记载崇祀“图腾”的地理区域多在中国的西部这些地域正是古时“羌人”部生活的地方。羌人以善于猎羊和牧羊闻名于世其部姓氏“羌”,就是“羊人”的象形字古时羌族人猎羊、牧羊,食羊肉、喝羊奶,身穿羊皮,头饰羊角,其生存和繁衍全依赖于羊。羌族先民相世享“福”是因部落远祖与神”有亲缘关系,于是羌族部落奉祀的图腾就是“神图腾”发展到中期的“神羊图腾”,是在原生羊基础上变形为超常形态的“神羊”。《山海经》中便记述了一些肢体与面目怪异的“羊形神兽”,如《西山经》:“有兽焉,其状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蝼,是食人。”《北山经》:“有兽焉,其状如鹿羊而四角,马尾而有距。”“有兽焉,其状如羊,一角一目,目在耳后。”《南山经》:“有兽焉,其状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有兽焉,其状如羊而无口。”“有兽焉,其状如羊而马尾,名曰羬羊。”“葱聋,其状如羊而赤鬣。”等等。晚期的“神羊图腾”,则是将“羊形神兽”再度变形,添加“人性化”元素,神化合成为“人羊一体”的“神羊人”。此类“人羊结合”的造型,并非只是形式上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深化了“神羊图腾”的内涵寓意。此前的“神羊图腾”表现初民的自然灵物崇拜,而加入“人性化”元素则增加了祖先崇拜的成分,所以说“人羊结合”的“神羊人”,形成了典型的“先祖图腾”。(关于“神羊”崇拜的论述,可参见笔者博文《羊年观赏“玉神羊”》)

 细究“人羊结合”的“神羊人”的具体造型,大致可分两类:一是“羊身人面”,二是“羊角人身”。《山海经》中便这两类羊人”记述,如:《西山经》:“崇吾之山至于翼望之山,凡二十三山,六千七百四十四里,其神皆羊身人面。”《北山经》:“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东山经》:“自尸胡之山至于无皋之山,凡九山,六千九百里,其神状皆人身而羊角,其祠:用一牡羊,米用黍。是神也,见则风雨水为败。”《中山经》:“神蟬围处之,其状如人面,羊角虎爪,恒游于雎漳之渊,出入有光。”

《山海经》所言“羊身人面”的“神形”,可理解为两类形象:一是“羊身”的头部为“人面”,二是“羊身”体表呈现“人面”。第一类形象,可见笔者古玉藏品“人面羊身”,表现为“羊头”脸部为“人面”(见图1);第二类形象,见笔者古玉藏品“羊身人面”,表现为“羊身”的胸前或背后显现“人面”(见图2)。

【尚古玉堂】藏品展(105)“玉神人”之四 《玉羊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1 笔者古玉藏品“人面羊身”神像

 

【尚古玉堂】藏品展(105)“玉神人”之四 《玉羊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2 笔者古玉藏品“羊身人面”神像

 

《山海经》另言的“羊角人身”,完全可视为“羊首人身”,因为“羊首”的标志性特征就是“羊角”。中国的姓氏多为象形文字,其字形结构通常于氏族部落图腾。远古“羌”人部族的姓氏,便来源于“羊人图腾”,看“羌”字结构,上为“羊”下为“人”,上部的“羊”可看作“羊角头”或“羊首”,而下部的“人”可看作“人形”或“人身”,象形字“羌”表现的就是“羊首人身”,所以“羊首人身”造型的神像,正是原始“羌人”部落敬奉的“先祖图腾”。游牧时代的“羌人”居无定所,没有祭祀祖先的庙堂,祭祀的方式就是用玉石雕造“玉羊人”随身携带,迁徙过程中或驻留某处时可面对“玉羊人”进行祈祷,以期获得祖先神灵的护佑。“羌人”部族历史悠久,后裔部落分支众多,各分支部落历代制用的“玉羊人”必然很多。“玉羊人”质地坚硬,不腐不烂,留存传世的不在少数。笔者也收藏一些“羊首人身”的“玉图腾”,特举几例典型如下(见图3,其余可参见本博《玉羊人》分相册

【尚古玉堂】藏品展(105)“玉神人”之四 《玉羊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3笔者古玉藏品“羊首人身”神像

 

图腾”之所以传播广大,一是因为“羌人”种族众多,二是得益于“神农炎帝”的显赫声名,因为炎帝的母系氏族羌人

中国西部的“羌人”部繁衍众多,以至于后人泛指西域游牧民族为诸羌”、“羌戎”,史家简称为“西羌”或“西戎”。《说文解字》:“羌,西戎牧羊人也。从人从羊。”《后汉书?西羌传》:“西羌之本,出自三苗,姜姓之别也。……所居无常,依随水草。地少五谷,以产牧为业。其俗氏族无定,或以父名母姓为种号。……自爰剑后,子孙支分凡百五十种。”

诸羌分支中,最有名者当属“神农炎帝”。《左传·哀公九年》:“炎帝为火师,姜姓其后也。”章炳麟的《序种姓》:“姜姓本羌,以种为姓。”我们看“姜”与“羌”字的字体结构,上部均为“羊首”,不同之处在于:“羌”字下部为“人”以泛指“羌人”,而“姜”字下部为“女”以特指“女羌”。原始社会早期为母系社会,可知“姜”姓“炎帝”出身自“女羌”母系大部落。“羌人”部落的先祖图腾为“羊首人身”,而“部落既羌种”,所以“炎帝”部落的先祖图腾亦当为“羊首人身”,不过明确标示出自“羌女”而已。“羌女”的造型可称“羊首女身”,其形象可见图3下左二,下体明显为女性特征。

但是,某些古籍或说“炎帝”的图腾神形为“牛首人身”,如晋皇甫谧《帝王世纪》:“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之女名登,为少典妃,游于华阳。有神龙首感女登于常羊,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有圣德,以火德王,故号炎帝。”笔者以为,“炎帝图腾”既为“牛首人身”又为“羊首人身”并不矛盾,正如“诸羌”中白马羌牦牛羌参狼羌这些似以马、牛、狼为图腾的羌人”,都是“羌族”众多的后裔分支群。为区别氏族众多分支,各小部落当然也可以另造不同兽类的图腾形象。

《帝王世纪》言称:“女登于常羊生炎帝”,《风土记》又说:“神农城在羊头山上”,可见“炎帝神农”生长的“常羊山”或“羊头山”,都与“羊”脱不了干系。由此,我们可作如下理解:“姜”姓“炎帝出身于羌族”母系部落,成年后独闯天下,由西域来到中原,驯牛耕种,定居繁衍,建立起神农氏部落,成为部落首领炎帝”。因“神农”善能用“牛”耕种,“神农氏”部落后裔便迷信“神农”与“神牛”有血缘关系,于是又创造了新的先祖图腾“牛首人身”。但“炎帝母系“羌族”部落的先祖图腾本为羊首人身”,因此“神农炎帝部落的先祖图腾既奉祀“牛首人身”又尊崇“羊首人身”,可谓“牛羊”同尊不信请看笔者所藏“牛羊同首”与“牛羊同体”的古玉雕像(见图4)。看图中上部两件古玉,“牛头”上竟然长有“羊角”,可谓“牛羊同首”。再看图下部两件古玉雕,“牛首人身”的背后还有“羊首”,若单看后身也可称作“羊首人身”,因而此类造型可称“牛羊同体”。由这些“玉图腾”可知,出身“羌氏”母族的“炎帝神农”又被“神农氏”后裔尊为“神牛”,所以这些“如牛似羊”的“牛羊神人”形象,必为“神农炎帝”的图腾神像无疑。

【尚古玉堂】藏品展(105)“玉神人”之四 《玉羊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4笔者古玉藏品“牛羊同首”与“牛羊同体”神像

 

 “羊神”与“牛神”同为华夏先祖炎帝神农”的图腾,所以同时用“羊”和“牛”祭祀先祖成为炎帝”后裔正规礼仪。《诗经·周颂》:“我将我享,维羊维牛,维天其佑之。”古代皇帝均自称“三皇五帝”的正宗传人,所以共用“羊”、“牛”祭祀先祖。估计是进入父系社会以后,人们始宗父系亲族为直系,而视母系亲族为旁系,于是代表父系先祖“炎帝”的“神牛”上升为主位,而代表母系先祖的“神羊”降为次位,以致商周时的祭礼制度细分为“太牢”和“少牢”。周代《礼记·王制》:“天子社稷皆太牢,诸侯社稷皆少牢” 《左传·襄公二十二年》:“祭以特羊﹐殷以少牢。”《礼记·少仪》:“太牢则以牛左肩、臂、臑折九个,少牢则以羊左肩七个。”可知周朝继承殷商礼制,天子祭礼的“太牢”是以“牛牲”作祭品,而诸侯祭礼的“少牢”则以“羊牲”作祭品。但汉代《大戴礼记·曾子天圆》则说:“诸侯之祭,牲牛,曰太牢;大夫之祭,牲羊,曰少牢;士之祭,牲特豕,曰馈食。”竟将“牲牛太牢”说成“诸侯之祭”,实为僭越行施了《周礼》所定“天子”的祭祀礼制。清代以后,又将“牛羊豕三牲”统统称作“太牢”,更不见“太牢”与“少牢”的之区别。及至现代,一般人连“牢”字的古义也不大知道了。

“牢”的字源见于甲骨文,甲骨文“牢”字有两种写法:一是“宀”下加“牛”即“牢”字的写法,可称“牛牢”,其字古时专用于“太牢”;二是“宀”下加“羊”的写法,可称“羊牢”,其字古时专用于“少牢”,但“羊牢”古字今已失传。“宀”为“圈”之意,专为祭祀而圈养“牛”和“羊”即为“牢”字本义。不同于普通的放牧散养,而是单独圈养“特牛”与“特羊”,岁终用作祭祀的“牺牲”,“牛牲”用于“太牢”祭礼,而“羊牲”则用于“少牢”祭礼。

为何“牛牢”之“牢”字得以保留而“羊牢”古字失传呢?我想原因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父系社会后的历代皇帝重视牛牲太牢”,而轻视乃至忽视“羊牲少牢”;二是羊牲少牢”原为《周礼》制定的诸侯祭礼但春秋战国以后天子失势,诸侯称王僭越礼制而行“牛牲太牢”,致使“羊牲少牢”祭礼名存实亡;三是清代皇帝变通的“太牢”祭礼中囊括了“牛羊豕三牲”,不再单行“羊牲少牢”之礼,以致代表“羊牢”的古最终废弃不用了。

 

尚古玉

201710月于济南“尚古玉堂”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