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古玉

崇尚 收藏 鉴识 研究 高古玉器 《尚古玉堂》藏品展

 
 
 

日志

 
 
关于我

尚古玉堂主人 山东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 山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尚古玉堂】藏品展(106) 狗年观赏“玉神犬”  

2018-02-14 11:50:09|  分类: 尚古玉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古玉堂】藏品展(106      狗年观赏“玉神犬”

                 作者:尚古玉

戊戌狗年届时到来,依照本博十年来惯例,狗年必然要展现笔者的“玉犬”类藏品,为此在本博相册中增设《玉神犬》分相册,上传48幅“玉神犬”藏品图片,以供广大玉友观赏。

《说文解字》:“狗,犬也。大者为犬,小者为狗。”不管小狗还是大犬,都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朋友。一万年前新石器时期的西安半坡文化遗址中,曾发现数量众多的犬狗骨骼,距今八千年的甘肃秦安大地湾新石器文化遗址出土的彩陶壶上,也出现了几只家犬的形象,可见当时人类与犬狗已经成为亲密伙伴。所以说世界上诸多动物中,犬狗是伴随人类历史最长又最忠实可靠的朋友。于是,古人用多种材料雕塑犬狗,以表达对犬狗的钟爱之情。但远古时期木料、泥料的犬狗形象早已腐烂湮灭,唯独玉石材质的犬狗保留下来,也算曾作人类“狗友”的实物佐证。

笔者收藏的“玉犬”及“玉神犬”,多为古代玉雕,大致可分五类:一是原生态玉犬,二是“犬纽玉玺”,三是“犬类神器”,四是“动物复合神犬”,五是“犬人一体神犬”。下面分别列举藏品为例进行说明。

第一类:原生态玉犬(见图1

【尚古玉堂】藏品展(106) 狗年观赏“玉神犬” - 尚古玉 - 尚古玉

1原生态玉犬

此类“玉犬”完全是自然形态的再现,或立,或卧,或仰首,或回头,形象生动,姿态天然。由玉器外表的厚重沁层与斑驳蚀痕,足见其历经几千年的沧桑岁月,应识为新石器时代的远古玉雕,可能曾为原始部落先民崇拜的“灵兽”或“图腾”神象。

第二类:犬纽玉玺(见图2

【尚古玉堂】藏品展(106) 狗年观赏“玉神犬” - 尚古玉 - 尚古玉

2犬纽玉玺

犬狗形象出现于玉玺上部,并非仅为实用性的玺纽,而应具有神圣的象征含义,古时一般视其为“神像”。笔者曾著博文《中国玺印探源》,论证过古代玺纽的神形象征,而“犬纽”实为“神犬”。商周以前的高古玉玺,并非用于表示信誉的钤印,因为玺文雕作正字(后世的钤用印章都是反字),玺文内容都是铭记“神能”或“王功”,类似青铜礼器上的铭文。而与玺文相对应的玺纽造型,通常都是原始部族崇祀的“部落图腾”或“先祖神像”。

史载古时以“犬狗”为图腾的原始部族,有“犬封国”或“犬戎国”。如《山海经?海内北经》:“其东有犬封国……犬封国曰犬戎国,状如犬。”西晋郭璞注:“昔盘瓠杀戎王,高辛以美女妻之,不可以训,乃浮之会稽东海中,得三百里地封之,生男为狗,女为美人,是为狗封之国也。”上文中所言的“犬封国”或“狗封国”史籍少见,但“犬戎国”正史上的确存在,如《国语?周语》:“穆王将征犬戎”韦昭注:“犬戎,西戎之别名。”中国西域的“犬戎”部族,古籍记载较多, 据说“犬戎”部族的祖先名为“盘瓠”,如唐张守节《史记正义》:“犬戎,盘瓠之后也。”“盘瓠”不仅为“犬戎”祖先,也是中国西南地区苗、瑶、畲等民族崇祀的远古祖先。

第三类:犬类神器(见图3

【尚古玉堂】藏品展(106) 狗年观赏“玉神犬” - 尚古玉 - 尚古玉

3犬类神器:连体双犬、犬身玉圭、天狗玉戉

看图3左为白玉“连体双犬”,此器造型别致,两个犬首突出于玉环两侧,整体形象似为连环体双犬。细审此器,两犬首大于玉环,且玉环下部平直若底座,所以不大像“出廓玉璧”类。转而推想犬身中的圆孔有可能象征“日月”,古人雕琢此器,很可能表现古代神话传说的“天狗吞日”或“天狗食月”。与此寓义接近的玉雕,还有一件“犬身玉圭”(见图3中),犬体前身与普通犬类无异,然而后身则雕为玉圭。玉圭为上古先民祭祀东方之礼器,通常为长方形玉版,而一般玉圭并无孔洞,但此“犬身玉圭”的腹部竟有两孔,估计也是象征“日”与“月”。探究此器造型寓意,除了“犬吞日月”之外,实难再有其他更为合理的解释了。古代民谚“天狗吞食日月”,实为古人对“日蚀”与“月蚀”的神化描述,古人不明“日月蚀”的天象原理,便想象出能吞食日月的“天狗”所为。

关于“天狗”的早期记载,见于战国时成书的《山海经》。《山海经·西次山经》说:“阴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山海经·大荒西经》又说:“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者有兵。”东晋郭璞注释:“《周书》云:天狗所止地尽倾,余光烛天为流星,长数十丈,其疾如风,其声如雷,其光如电。吴楚七国反时,犬过梁国者是也。”郭璞将“天狗”与“天犬”解为天上疾驰的“流星”,而清代学者郝懿行《山海经笺疏》却说:“赤犬名曰天犬,此自兽名,亦如《西次三经》阴山之兽名曰天狗耳。郭注以天狗星当之,似误也。”其实郝懿行才是少见多怪而错判文案。将“天狗”与“天犬”解释为“天星”,除了东晋的郭璞,还有更早的西汉司马迁,其《史记·天官书》记载:“天狗,状如大奔星,有声,其下止地,类狗。所堕及,望之如火光炎炎冲天。其下圜如数顷田处,上兑者则有黄色,千里破军杀将。”可见司马迁所说的“天狗星”与《周书》、《山海经·大荒西经》记载基本一致,都是“奔流止地”且“火光烛天”,其星所下,必有“兵杀”凶灾。细查中国古代天文星图,的确有星名“天狗星”,属于南方“鬼宿”的七星之一。源自上古《星经》的唐代《步天歌》便有对“鬼宿”的描写:“四星册方似木柜,中央白者积尸气,鬼上四星是爟位,天狗七星鬼下是。”可见,将“天狗”视为“天星”亘古有之,而这种“天狗”造型也有古玉器物证。如笔者藏品“天狗玉戉”(见图3右),“玉戉”顶部便趴着一只“天狗”。之所以称为“天狗”,盖因趴在“玉戉”之上,而“玉戉”则代表天上的“天戉星”。笔者曾在博文《“玉戉”与“铜钺”起源考》中详细论证“玉戉”源于“天戉星”,并象征“斧钺”之“兵器”。所以,驻足于“天戉”之上的“犬狗”,肯定为“天狗”无疑。古人雕塑“天狗”趴于“天戉”之上,蓄势作“咬天”行状,伺时准备“吞日”或“食月”。古人制作“天狗玉戉”的目的,便是以此“吃天神犬”图解“日月蚀”天象之谜。

第四类:动物复合神犬(见图4

【尚古玉堂】藏品展(106) 狗年观赏“玉神犬” - 尚古玉 - 尚古玉

4动物复合神犬:鹰犬连体、犬鸟同体、龙首犬身、犬人同体

复合型“神犬”,通常是两种动物复合成为一体,如图4自左至右的“鹰犬连体”、“犬鸟同体”、“龙首犬身”(龙犬)、“犬人同体”,均属“神犬”超凡脱俗的奇异形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犬人同体”的造型(图4右),“人首”出现于“犬体”臀部,似为表现“神犬生人”,正如古代传说的“盘瓠”后裔“生男为狗”。

第五类:犬人一体神犬(见图5

【尚古玉堂】藏品展(106) 狗年观赏“玉神犬” - 尚古玉 - 尚古玉

5犬人一体神犬:犬首人身(犬人)

“犬人一体神犬”通常表现为“犬首人身”,也有个别表现为“人首犬身”(见本博相册《玉神犬》分册)。“犬人一体”或称“犬人”形象,正是中华民族先祖之一“盘瓠”的化身。汉苗两族同源,汉族与苗族的古代传说中,均称“盘古”为最早的人类始祖。苗族史籍记载“盘古”与“盘瓠”同为苗族历史上先后时期的祖先,而“盘瓠”在汉籍中通常记为“伏羲”,实为苗汉两族的双语称谓。闻一多《伏羲考》认为:“盘瓠、伏羲一声之转,明系出于同源。……盘瓠与包羲,字异而声义同,……在初本系一人为二民族共同之祖,同祖故同姓。”关于“伏羲”的神化形象,有人考证“伏”字即为“犬人”,但古籍中记述“伏羲”神形多为“龙”形。既为“龙”且为“犬”,因此也有“伏羲”为“龙犬”的传说。如“龙首犬身”的“龙犬”形象(图42),可能即为“伏羲”的另类神形。而“盘瓠”的神化形象,汉魏古籍中则记述其为“五彩狗”。

东汉应劭《风俗通义》:“昔高辛氏有犬戎之寇,帝患其侵暴,而征伐不克。乃访募天下,有能得犬戎之将吴将军头者,购黄金千镒,邑万家,又妻以少女。时帝有畜狗,其毛五采,名曰盘瓠。下令之后,盘瓠遂衔人头造阙下,群臣怪而诊之,乃吴将军首也。帝大喜,而计盘瓠不可妻之以女,又无封爵之道,议欲有报而未知所宜。女闻之,以为皇帝下令,不可违信,因请行。帝不得已,乃以女配盘瓠。盘瓠得女,负而走入南山,止石室中,所处险绝,人迹不至。于是女解去衣裳,为仆鉴之结,着独力之衣。帝悲思之,遣使寻求,辄遇风雨震晦,使者不得进。经三年,生子一十二人,六男六女。盘瓠死后,因自相夫妻。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制裁皆有尾形。其母后归,以状白帝,于是使迎致诸子。衣裳班兰,语言侏离,好入山壑,不乐平旷。帝顺其意,赐以名山广泽。其后滋蔓,号曰蛮夷。”

 西晋陈寿《三国志?魏书》:“高辛氏,有妇人,居王室,得耳疾,医为挑之,得物大如茧,妇人盛瓠中,覆以盘,俄顷化为大犬,其文五色,因名盘瓠。”

西晋郭璞《玄中记?狗封氏》:“狗封氏者,高辛氏有美女未嫁,犬戎为乱,帝曰:有讨之者,妻以美女,封以三百户。帝之狗名盘瓠,亡三月而杀犬戎之首来。帝以为不可训民,乃妻以女,流之会稽东南二万一千里,得海中土,方三百里而封之,生男为狗,生女为美女,封为狗民国。”

东晋干宝《搜神记》:“高辛氏,有老妇人居于王宫,得耳疾历时。医为挑治,出顶虫,大如茧。妇人去后,置以瓠蓠,覆之以盘,俄尔顶虫乃化为犬。其文五色。因名盘瓠,遂畜之。时戎吴强盛,数侵边境。遣将征讨,不能擒胜。乃募天下有能得戎吴将军首者,赠金千斤,封邑万户,又赐以少女。后盘瓠衔得一头,将造王阙。王诊视之,即是戎吴。为之奈何?群臣皆曰:盘瓠是畜,不可官秩,又不可妻。虽有功,无施也。少女闻之,启王曰:大王既以我许天下矣。盘瓠衔首而来,为国除害,此天命使然,岂狗之智力哉。王者重言,伯者重信,不可以女子微躯,而负明约于天下,国之祸也。王惧而从之。令少女从盘瓠。盘瓠将女上南山,草木茂盛,无人行迹。于是女解去衣裳,为仆竖之结,着独力之衣,随盘瓠升山入谷,止于石室之中。王悲思之,遣往视觅,天辄风雨,岭震云晦,往者莫至。盖经三年,产六男六女。盘瓠死后,自相配偶,因为夫妇。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裁制皆有尾形,后母归,以语王,王遣使迎诸男女,天不复雨。衣服褊裢,言语侏离,饮食蹲踞,好山恶都。王顺其意,赐以名山广泽,号曰蛮夷。蛮夷者,外痴内黠,安土重旧,以其受异气于天命,故待以不常之律。田作贾贩,无关繻符传租税之赋。有邑君长,皆赐印绶,冠用獭皮,取其游食于水。今即梁、汉、巴、蜀、武陵、长沙、庐江郡夷是也。用糁杂鱼肉,叩槽而号,以祭盘瓠,其俗至今。故世称赤髀横裙,盘瓠子孙。”“西蕃种类,盘瓠之裔”,“今吐蕃其先皆盘瓠之裔”。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昔高辛氏有犬戎之寇,帝患其侵暴,而征伐不克,乃访募天下:有能得犬戎之将吴将军头者,购黄金千镒,邑万家,又妻以少女。时帝有畜狗,其毛五彩,名曰盘瓠。下令之后,盘瓠遂衔人头造阙下,髃臣怪而诊之,乃吴将军首也。帝大喜,而计盘瓠不可妻之以女,又无封爵之道,议欲有报而未知所宜。女闻之,以为帝皇下令,不可违信,因请行。帝不得已,乃以女配盘瓠。盘瓠得女,负而走入南山,止石室中,所处险绝,人迹不至。于是女解去衣裳,为仆鉴之结,着独立之衣。帝悲思之,遣使寻求,辄遇风雨震晦,使者不得进。经三年,生子一十二人,六男六女。盘瓠死后,因自相夫妻。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制裁皆有尾形。其母后归,以状白帝,于是使迎致诸子,衣裳斑兰,语言侏离,好入山壑,不乐平旷。帝顺其意,赐以名山广泽。其后滋蔓,号曰蛮夷。……今长沙、武陵蛮是也。”

南朝宋盛弘之《荆州记》:“沅陵县居酉口,有上武、就阳二乡,惟北是盘瓠子孙,狗种也,二乡在武陵溪之北。”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沅水》:“有武溪,源出武山,与酉阳分山,水源石上有盘瓠迹犹存矣。盘瓠者,髙辛氏之畜狗也,其毛五色。髙辛氏患犬戎之暴,乃募天下有能得犬戎之将军吴将军头者,妻以少女。下令之后,盘瓠遂衔吴将军军之首于阙下,帝大喜,未知所报。女闻之,以为信不可违,请行,乃以配之。盘瓠负女入南山,上石室中。所处险绝,人迹不至。帝悲思之,遣使不得进,经二年,生六男六女。盘瓠死,因自相夫妻,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裁制皆有尾。其母白帝,赐以名山。其后滋蔓,号曰蛮夷。今武陵郡夷,即盘瓠之种落也。其狗皮毛,嫡孙世宝录之。”

以上自汉魏至南北朝的古籍,所记“盘瓠”事迹如出一辙,当然不免抄袭之嫌。虽然“盘瓠”的生平业绩颇多神话色彩,但所记梁、汉、巴、蜀、荆、楚、武陵、长沙、庐江、吐蕃等地的“蛮夷”即后代的苗、瑶、畲等民族,皆自称“盘瓠后裔”确为历史事实。“西南蛮夷”自古祭祀“盘瓠”的礼俗传承至今,说明“盘瓠”族裔的图腾形象“神犬”,非仅虚无缥缈的神话传说,而是早已融入众多民族的历史之中了。曾经存在“神犬”图腾崇拜的地区与民族,还有华南的黎族、哈尼族等,甚至东南亚的越南、泰国、老挝等国也都有“神犬”图腾崇拜文化遗迹。有的学者认为,“盘瓠”祖先崇拜主要存在于苗、瑶、畲族中,其他民族虽有“神犬”崇拜却并不认“盘瓠”为祖先。也有学者认为,西南众多民族远古时代都有“神犬”图腾崇拜,只是到了后期出现“人祖”崇拜后,某些民族才开始崇祀祖先“盘瓠”。考究人类文化史,“祖先崇拜”晚于“图腾崇拜”,但万祖归宗,“盘瓠”的神化形象原为“神犬”,所以远古时代中华先民存在“神犬”图腾崇拜则是无可置疑的。

尚古玉

20182月于济南“尚古玉堂”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