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古玉

崇尚 收藏 鉴识 研究 高古玉器 《尚古玉堂》藏品展

 
 
 

日志

 
 
关于我

尚古玉堂主人 山东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 山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尚古玉堂】藏品展(107)“玉神人”之五 《玉蝉人》  

2018-03-12 15:44:17|  分类: 尚古玉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古玉堂】藏品展(107)“玉神人”之五 《玉蝉人》

作者:尚古玉

摘要:远古先民精心选用“通灵宝玉”制作“神蝉”,早期作为原始部族崇祀的“灵物图腾”;后期进入“祖先崇拜阶段,“神蝉”又转化为“先祖图腾”,于是出现了“蝉人合体”的“玉蝉人”或“玉蝉神”。特别是“蝉首人身”形象,体型较大,置放稳定,姿态端庄,令人敬重,明显为古人崇祀的“神像”,很可能就是中华民族先祖之一“穷蝉”的灵玉造像。

 

为阐释“玉神人”系列之“玉蝉人”,今日创建《玉蝉人》分相册,展示笔者古玉“蝉人”藏品图片76幅(详见本博相册),以供广大玉友鉴赏。

蝉,在现代生物学中归于“昆虫”类,但这种“虫”类与中国古人理念中的“虫类迥异。在中国古人的观念和理论中,世界上所有动物都是由“虫”变来,因此均属“虫”类;各类动物之间的差别仅在于细分为五种“虫”类:鳞虫、羽虫、毛虫、介(甲)虫、倮(裸)虫。凡长鳞皮的动物,如鱼、蛇之类,统称“鳞虫”;凡长羽翼的动物,如禽鸟、飞虫类,统称“羽虫”;凡长毛皮的动物,如野兽、牲畜类,统称“毛虫”;凡长甲壳的动物,如龟鳖、蚌蛤类动物,统称“甲虫”;而身上既无羽、毛,又无鳞、甲的动物,如蛹虫、人类,则称“裸虫”。

先秦古籍《礼记?月令》记载:“孟春之月……其帝太皞,其神句芒,其虫鳞。” “孟夏之月……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虫羽。”“年中祭祀……其帝黄帝,其神后土,其虫倮。”“孟秋之月……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虫毛。”“孟冬之月……其帝颛頊,其神玄冥,其虫介。”用五种“虫”归纳各种动物的说法,亦见于《吕氏春秋》、《淮南子》等古籍中。当然,在形成文字记载之前,肯定早有古老的观念和口头传说:各种动物均起源于“虫”。此种“动物源于虫”学说,可谓中国古代的“动物同源说”,实属中国早期的科学假说,不能完全斥之为迷信妄言,倘用现代科学观念也可解释得通。“动物源于虫”即“动物来自原虫”,这“原虫”若理解为现代西医术语“精子”或“卵子”的话,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古人早已观察到“蝉”是由“虫”变化来的,如汉代王充《论衡·无形篇》:“蛴螬化为复育(蝮蜟复育转而为蝉;蝉生两翼,不类蛴螬。”《论衡·论死》:“蝉之未蜕也,为蝮蜟;已蜕也,去蝮蜟之体,更为蝉之形。”文中的“蛴螬”即为“蛹虫”,“蝮蜟”即“成虫”亦即俗称的“知了猴”,王充所说的“蛴螬化为蝮蜟,蝮蜟转而为蝉”就是“蝉”由“幼虫”到“成虫”再到“蝉”的三个生长阶段。倘再加上“卵虫”阶段,“蝉虫”的四个成长阶段,就具备了四种“虫”类的特征。如“卵虫”阶段,为乳白色软体,可称“裸虫”;生长到“蛹虫”阶段,体表出现较硬斑皮,又可称“鳞虫”;成长到“成虫”阶段,变成“知了猴”时,身裹硬壳,自然可称“甲虫”;待爬到树上脱壳后,羽翅展开并能飞行,当然便可称“羽虫”了。“蝉”的一生,可谓集“裸虫”、“鳞虫”、“甲虫”、“羽虫”的各类动物特征于一身,因而被古人视为“神虫”。

而“蝉虫”更突出的“神能”还在于:“卵虫”潜藏地下数年甚至十数年,历经几次脱胎换骨,“复育”再生而转化飞天。这种既能下地潜藏而“转世重生”,又能摇身一变而“羽化升天”的特异“神能”,为人类钦羡所不能及,当然会被古人崇拜为“神虫”。所以,史前文化遗址中多见高古玉雕“神蝉”。1989年内蒙赤峰市出土了距今8000多年新石器时代兴隆洼文化“玉蝉”,这是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玉蝉”,其后的红山文化、良渚文化、石家河文化遗址也都出土了很多“玉蝉”,可见史前时期“神蝉文化”广泛流传。后代的商周青铜礼器上也常见“神蝉”纹饰,可知“神蝉”崇拜影响深远。战国及秦汉的帝王君侯死后,随葬冥器也多用“玉蝉”,许多墓主还口含“玉蝉”,便是希图像“蝉神”一样埋葬地下后脱胎换骨,数年以后乃重生出世,且身生羽翼直飞天堂而成神仙。

笔者收藏“古玉蝉”几十只,其中有三只身长20多厘米的特大“玉蝉”,蝉身雕刻古奥难识的文字符号,可能为失传的远古字符,既然刻在体型超大的“玉蝉”身上,想必是特意说明“神蝉”的超凡身份。下面展示这三只“神蝉”图片(见图1),希望有人能破解其字符含义。

【尚古玉堂】藏品展(107)“玉神人”之五 《玉蝉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1 笔者藏品“字符玉蝉”

“神蝉”集“裸虫”、“鳞虫”、“甲虫”、“羽虫”各种“虫”类特征于一身,其神性简直堪比“神龙”。《淮南子?地形训》有言:“凡羽、毛、鳞、介皆祖于龙。”而“龙”在诸多古籍中通常誉为“鳞虫之长”,如《大戴礼?易本命》:“有鳞之虫三百六十,而龙为之长。”《管子?水地》:“龙生于水,被五色而游,故神。欲小则化如蚕蠋,欲大则藏于天下,欲上则凌于云气,欲下则入于深泉。变化无日,上下无时。”刘向《说苑?辨物》:“神龙能为高,能为下,能为大,能为小,能为幽,能为明,能为短,能为长。昭乎其高也,渊乎其下也,薄乎天光也,高乎其著也。”许慎《说文解字》:“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巨能细,能短能长,春分可登天,秋分可放渊。”在古人心目中“龙”与“虫”一脉传承,神性相通,可大可小、互为变化,大则为“龙”,可凌于云天,小则为“虫”,可藏于地下深泉,因此作为“鳞虫之长”的“龙,随时可变为“鳞虫”之“蝉虫”;而“蝉虫”同样也能变身为“神龙”,所以古人雕琢的“神蝉”中,便有“蝉龙合一”的造型,其名可称“龙蝉”亦可称“蝉龙”。如笔者所藏的古玉雕就有不少“龙首蝉身”的“玉龙蝉”(见图2)。

【尚古玉堂】藏品展(107)“玉神人”之五 《玉蝉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2 笔者藏品“玉龙蝉”

因“神蝉”可变“神龙”,所以古人如同崇拜“神龙”一样而崇拜“神蝉”,某些原始部族还将“神蝉”敬祀为部落图腾。此种图腾崇拜现象在高古玉雕中便有体现,如笔者藏品中的“蝉冠神人”,便是将“玉蝉”做成“蝉冠”,放在“神人”的头顶,以表现“神蝉”至高无上的神圣地位(见图3)。

【尚古玉堂】藏品展(107)“玉神人”之五 《玉蝉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笔者藏品“蝉冠神人”

王充《论衡?龙虚》:“人为裸虫之长,龙为鳞虫之长。”既然“人为裸虫之长”,那么,“人”与“裸虫”之一的“蝉虫”也有遗传基因,同样可以互相变形。查阅古籍,果然真有记载,如《艺文类聚·鳞介部》:“搜神记曰:淮南内史朱诞,给使妻有鬼病,夫疑为奸,密窥,见妇在机中织,望桑树上所笑,见树上有十四五小儿,衣青布褶,青縿头,乃射之,化为鸣蝉,其大如箕,飞去。”树上的“小儿”,瞬间“化为鸣蝉”,此为“活人变蝉”。还有“死人变蝉”的事例,晋崔豹《古今注·问答释义》:“牛亨问曰:蝉名齐女者何?答曰:齐王后忿而死,尸变为蝉,登庭树嘒唳而鸣。王悔恨之。故世名蝉曰齐女也。”齐国的王后忿恨而死,尸体化身为“蝉”,从此“蝉”便有了“齐女”之名。五代诗人刘兼《新蝉》诗,描写的便是这个“齐女蝉”:“齐女屏帏失旧容,侍中冠冕有芳踪,翅翻晚鬓寻香露,声引秋丝逐远风。旅馆听时髭欲白,戍楼闻处叶多红,只知送恨添愁事,谁见凌霄羽蜕功。”现代人们看“齐女变蝉”犹如神话,但这神话传说在人类社会蒙昧时代自不可免。汉晋时人相信人为裸虫之长,因此“人”的“蝉变”当在情理之中。而更早的高古玉雕中多有“蝉人合一”的神蝉形象,也反映出远古先民迷信“蝉变”的神能。如笔者所藏的“人面蝉身”类古玉雕,看一面为“蝉身”,而看另一面则为“人脸”(见图4)。当然,此类“人脸”应为“神面”,而脑后之“蝉”当为“神蝉”。此类“神面后蝉”的奇巧造型,表现“易容变脸”的幻化神通,辄被后人称之为“蝉变”。

【尚古玉堂】藏品展(107)“玉神人”之五 《玉蝉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笔者藏品“人面蝉身”

4显示的“蝉变”可谓“变脸”,而另一类“蝉变”则为“变身”,看下图(图5)的古玉雕,其上部为“神人”,而下部则为“蝉身”,此类“人蝉合体”的造型,同样是表现“神人蝉变”。所谓“蝉变”,神秘莫测,有可能是“神人变蝉”,但也可能是“蝉变神人”。如图5左一,就很难分清是“神人变蝉”还是“蝉变神人”。而看图5右边三件似为表现“蝉变神人”,因为“神人”的下身出自“蝉身”,如同“蝉”由“蝮蜟”脱身出来一样,这“神人”也是由“神蝉”蜕变而来的。当然,这“半人半蝉”的造型,也可理解为“神人变蝉”。此类“人蝉同体”、“半人半蝉”的形象,既有“人性”特征,又有“蝉性”特征,所以既可称为“神蝉”,也可称为“蝉神”。所谓“神蝉”,是指神化了的天然动物“蝉”,即原始社会图腾崇拜时期先民崇祀的“灵物图腾”,其形象基本为原生态形;而“蝉神”则是更高层次的“神蝉”,突出表现以“神人”为主体的造型,其“蝉形”不过为“神人”的化身而已。此类更加突出“人性”特征的“蝉神”形象,应为原始社会由“图腾崇拜”转化为“祖先崇拜”的文化遗迹。

【尚古玉堂】藏品展(107)“玉神人”之五 《玉蝉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5 笔者藏品“神人蝉变”

前面所举的“小儿变蝉”与“齐女变蝉”的“蝉变”事例,大概为汉晋传说,但看笔者所藏古玉雕的材质、造型、工艺、沁色等,很多应为汉前甚至史前的高古玉雕,可见“神蝉”或“蝉神”的神话传说远古有之。新石器时代早期的原始部族奉行“神蝉”图腾崇拜;而后期转变为“祖先崇拜”后,便出现了“人蝉合一”的“蝉神”形象。追溯历史,曾被原始“蝉宗”部落奉为先祖的“蝉神”,应为史上有名的“穷蝉”。史载黄帝的重孙、颛顼的儿子名叫“穷蝉”,“穷蝉”又是舜帝的五代直系先祖,亦为中华民族祖先之一。《大戴礼·帝系》:“黄帝产昌意,昌意产高阳,是为帝颛顼。颛顼产穷蝉,穷蝉产敬康,敬康产句芒,句芒产蟜牛,蟜牛产瞽叟,瞽叟产重华,是为帝舜。”《史記?五帝本紀》:“帝颛顼生子曰穷蝉。颛顼崩,而玄嚣之孙高辛立,是为帝喾。……虞舜者,名曰重华。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以至帝舜,皆微为庶人。”史称“穷蝉”,大概是指“蝉”没有继承帝位,“微为庶人”而穷困落魄。但“蝉”虽“穷”而贵族血统仍在,其五代重孙“舜”终登帝位,耀祖光宗。直到汉代的班固,仍以“蝉宗”嫡系而自豪。《汉书·叙传》记载班固:“作《幽通》之赋,以致命遂志。其辞曰:系高顼之玄胄兮,氏中叶之炳灵,由凯风而蝉蜕兮,雄朔野以扬声。皇十纪而鸿渐兮,有羽仪于上京。巨滔天而泯夏兮,考遘愍以行谣,终保已而贻则兮,里上仁之所庐。懿前烈之纯淑兮,穷与达其必济,咨孤矇之眇眇兮,将圮绝而罔阶,岂余身之足殉兮?韪世业之可怀。”由《幽通赋》可以看出,在班固的心目中,颛顼帝胄“穷蝉”,并非虚有“蝉”名,而实具“蝉蜕”、“扬声”、“羽仪”等“神蝉”特异功能。由此推想,作为“先祖神”的“穷蝉”,其形象应为“人蝉合体”的神形,或为“人首蝉身”,或为“蝉首人身”。

笔者收藏不少“人首蝉身”和“蝉首人身”的造型,大概都是远古先民崇祀的“蝉神”,或为原始“蝉宗”部落的“先祖图腾”。先看“人首蝉身”类型(见图6)。

【尚古玉堂】藏品展(107)“玉神人”之五 《玉蝉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笔者藏品“人首蝉身”

另外还有雕成女性体态的“人首蝉身”,可简称“女蝉”(见图7),造型奇巧,形象美妙,可能表现原始母系社会“蝉宗”部落的女酋长。这些“女蝉”也许就是后代的“齐女蝉”或“婵娟”的传说来源。

【尚古玉堂】藏品展(107)“玉神人”之五 《玉蝉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7 笔者藏品“女蝉”

以上展示的“人面蝉身”与“人首蝉身”古玉雕,虽具有了“人首”特征,但整体看“蝉身”仍为主体。真正以“神人”为主体的造型,应为“蝉首人身”的形象。此类高古玉雕笔者也收藏不少,由此可证远古中国的“蝉神”崇拜范围广大且长期存在,其中可能就有“穷蝉”的神像。现选几件典型的“蝉首人身”展示如下(见图8)。

【尚古玉堂】藏品展(107)“玉神人”之五 《玉蝉人》 - 尚古玉 - 尚古玉

8 笔者藏品“蝉首人身”

远古先民精心选用“通灵宝玉”制作“神蝉”,早期作为原始部族崇祀的“灵物图腾”;后期进入“祖先崇拜阶段,“神蝉”又转化为“先祖图腾”,于是出现了“蝉人合体”的“玉蝉人”或“玉蝉神”。特别是“蝉首人身”形象,体型较大,置放稳定,姿态端庄,令人敬重,明显为古人崇祀的“神像”,很可能就是中华民族先祖之一“穷蝉”的灵玉造像。

 

尚古玉

   20183月于济南“尚古玉堂”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